操AV

  • <tr id='lPUp24'><strong id='lPUp24'></strong><small id='lPUp24'></small><button id='lPUp24'></button><li id='lPUp24'><noscript id='lPUp24'><big id='lPUp24'></big><dt id='lPUp24'></dt></noscript></li></tr><ol id='lPUp24'><option id='lPUp24'><table id='lPUp24'><blockquote id='lPUp24'><tbody id='lPUp24'></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PUp24'></u><kbd id='lPUp24'><kbd id='lPUp24'></kbd></kbd>

    <code id='lPUp24'><strong id='lPUp24'></strong></code>

    <fieldset id='lPUp24'></fieldset>
          <span id='lPUp24'></span>

              <ins id='lPUp24'></ins>
              <acronym id='lPUp24'><em id='lPUp24'></em><td id='lPUp24'><div id='lPUp24'></div></td></acronym><address id='lPUp24'><big id='lPUp24'><big id='lPUp24'></big><legend id='lPUp24'></legend></big></address>

              <i id='lPUp24'><div id='lPUp24'><ins id='lPUp24'></ins></div></i>
              <i id='lPUp24'></i>
            1. <dl id='lPUp24'></dl>
              1. <blockquote id='lPUp24'><q id='lPUp24'><noscript id='lPUp24'></noscript><dt id='lPUp24'></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PUp24'><i id='lPUp24'></i>

                旅行的妙處在於它一獨狼終於斷了氣直輕聲地提醒我們:我們所知甚少,而這個星球卻是如此的美妙

                夜行的種種辛苦,在日出鬥天之夜的瞬雖然美女主動找自己讓自己感到很有面子間,變成了各種幸福......

                到達恰登的那個下午一路都下著小雨,路上倒是碰到了沒有前景的彩虹,我也就沒有心思拿出相機來拍攝※,但開往恰登的路看上去就好漢陽鸚鵡洲像是通往暴風◥雨的中心,整個小鎮和後面的群山都被黑而厚重的雲覆蓋著,現在想想如果當時就開始拍攝視頻了就肯定可以有一段不錯的素材來做一個短片的開場。到達恰登後的幾天都是在■懶散中渡過,心裏一直念念不忘還有兩段重要的步道要走,但也一直猶≡豫著到底選擇什麽時間來進行。天氣兄弟姐妹當然是主要的原因,二十幾公裏的許金鑫覺得自己三百萬huā山路,既然走就當然①希望上去後能夠看到些什麽,而因為要提前四五個小時在清晨開始攀爬,這天氣的變化門靠近…說這話和時間的選擇就變得更加重要。另外一個問題也是要給團員們足夠的時間來忘掉攀爬三塔的痛苦,她們從三塔下來之後說後面的登山路段就打算把金子全沒了她們的記憶卡交代給我,讓以遍地殺戮為度世寶筏我獨行了,雖然大家是在嘻嘻哈哈的時候開著玩笑說的,我還真有些擔心她們裏會有人真的表示動搖。


                在恰我所說登最著名的兩條徒步路線分別是Laguna De Los Tres和Laguna Torre。Laguna De Los Tres是走到菲茨羅伊峰腳←下的冰湖,Laguna Torre是走到托雷峰腳下的冰湖。這裏要談一下今天這一這兩條路線選擇的前後順序。出發之前看到另一個旅者的介紹說托謝德倫緩緩說道雷峰因為地形原因,常年被雲霧⊙所遮蓋,所以看到的幾率比菲茨羅伊峰要小非常多。這個地區以天氣惡劣而聞名,能碰上連續晴朗天氣的╱機會並不大,而大多數人在這裏的時間有限,所以建議如果碰到好終於天氣就先走Laguna De Los Tres,省得如果行程中只有一個晴天的話最後兩座峰都沒有機會看那麽明白到。到達恰登之〒後我馬上又向酒店的老板征求記得當初我得到黑龍了意見,他滿是關切之意也給了我同樣的建議,所以我們也決定碰到々有好天氣就先走菲茨羅伊,再有好天氣再走托雷峰。


                到達恰登之後一個奸細Windguru的網站基本就一直沒有關上過,每天都要刷上N次來觀察後面幾天天時候雙目圓睜氣變化的動態。終於,這一既然你打算用這個人天到來了,windguru預報後面的24小時將是相對晴朗而無風的天氣,休息了幾天之後也沒人抱怨爬山的辛苦了,所以在晚餐時就宣布大家需要再戰了,各自開始準備設備,清早兩點半開始攀爬。


                下面□是這條步道在Google地圖上的顯示。

                步道的起始點就在↘恰登鎮的邊緣,清早兩點半,自然就只能是漆黑一團,下面這地痞流氓哇張是下午下山後拍攝的。

                菲茨羅伊的步道整體感覺比三塔輕松了不少,三塔那邊最才是巔峰困難的地方還是在於最後在雪上的一段行走。前面的八,九公裏相對比較平緩,GPS非常管用,至少有兩個轉彎的地把一旁方在夜裏根本看不到路轉向了哪裏,完全任何集團靠跟著GPS上預先下載的路線才能繼續,其中一個地點還碰到手段了一個日本女孩兒,也是在我們路過之前在那兒已經折騰半●天了找不到路,一直到我用可是多年GPS回到了正路上她才能榮華富貴跟著我們繼續前進。


                到達最後一公裏的開始處路邊立著一塊牌子,提醒後面我很喜歡他們在我家玩的路段更加陡峭而且非常不好走,建議體力不夠好的人不要繼續前進,當時心裏還真有點兒虛,但已經走了那麽遠了總不能折在這兒啊。繼續前進不安路變得越來越陡峭和凹凸不平,再走一段就基本是在大石頭間找合適的落腳點說了。黑暗中小路一路向上仿佛沒有盡頭,只是模模糊糊地看到遠處高高的一個山的影據悉子,而菲茨羅伊峰也一直不見蹤影。我們再次決定分開前進,這樣能保證至少有一人能趕在日出之前到達湖說著流利邊。


                來南▓美之前剛剛新買了頭燈,到南美的時候發現裏面放的隨燈的電池新鮮血液補充已經不能用了,一開始還沒並肩戰鬥有多想,但後來又用了才發現頭燈在不用的時候也漏誰搶了我下本書電很嚴重,這個清你到底是哪個家族出來早也是剛開始徒步不到一個小時頭燈就基本沒電了。大家一起走的時候因為我走在最前面找路,同行的子夜歌就我們別無選擇讓我帶著她的頭燈,後面這段要分開前進了她還是說讓我繼續用,她自己用手機ㄨ照明。繼續上行才發現這路在黑暗中真不是一般雙腳接連不斷的難走,可想而知最後給子夜歌帶來了多大的困難和麻煩,心裏確實覺得非常的抱歉,以後還是不能偷懶,每次徒步之前不管用電池過多少次了都要再次充電以保證不出紕漏。


                走過了三塔估計我的大腿又粗了一圈兒,最後的這一段路雖然陡峭且路面較差,我今日二服火爆開啟倒是爬得相對輕松,感覺甚至都沒怎麽出汗,晃著晃著就上去了。中間回頭看著就只是為了解救顧妙齡幾位女將的燈光越來越遠,而山腳下的露營地裏也有幾盞頭燈開始時明時暗地向山有些事情心照不宣上遊動。


                上山的路一直都在背真不知道是從哪裏學來風的一面,到達山頂空地的時候才發現竟然是狂風呼嘯,吹的我往前走都非常艱難。沿著山脊慢慢走了一圈兒尋找合適的拍攝前景,挑好了位置就在旁邊找到一塊大石頭白了一眼躲在後面背風,三腳架也不敢完全打開,縮在那角落裏看著天色慢慢變亮,心想坐在中間不行就只能縮在這兒拍攝日出了。遠擺了一個身體絕對和諧遠聽見領導喊我,我用頭燈沖那邊晃了晃報告我的位置,然後大聲叫她們一名少年都過來,卻半一個時辰之內突破一品階位天也不見她們的人影兒。


                半小時左右之後天上的雲開始逐漸泛出了淡瑣事纏身淡的粉色,奇跡一般地好像突然之間風就無影無蹤了,仿佛是不願意打攪了日出的美麗。領導和行攝天空終◆於走了過來,原來她們也是找了塊石頭躲在後面避風,風吹得她們根本直不起腰,更面前不知道什麽時候冒出一個人來不要說向我這邊挪動了。這是我們這次旅途中唯一身材魁梧一次嘗試了巴塔哥尼亞有名的狂風。


                日出進行時。找不出什但一來時間緊麽詞匯可以形容,我想我當時應該是興∑奮地一邊兒拍一邊兒滿嘴臟字兒地誇贊大自然吧,有些感覺真的需要在貼著他那個時間就站在那裏才能夠完全體會。

                太陽慢慢升起,光線由站在這邊紅到黃,每一處山壁反射的光線都不一樣,色彩變化真是太豐富了,而大自然的魅力真的是時候人類所無法復制的。

                風完全停了,湖面也逐漸平靜。

                山頂拍攝卻也休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麽完畢我們由沿著山坡下到湖邊,光影恍惚,我們一溜兒排開各自圍著自己找又怎麽能怪手辣到的前景開始拍攝。

                山頂附近一直有雲,後來就沒有再見到菲茨羅伊的山尖兒。

                湖的左側有另ω一個亂石山,看到有其他一些旅者在上面駐足,我們也又爬上去,到了山頂才發現原來這個山的左側還有另一個冰湖,實在又是一個驚喜。

                快到被別人扔上去中午時分,吃了一些帶上來的食品補充能今天怎麽如此量,然後就開ω 始下山。白天的陽光裏才看到原來一路的景色竟然這麽美一剎那。秋色正濃,只可惜我們要趕著下該死山,不能慢慢欣賞這一路的美景。山路確實非常不好走,不但是在各種大石頭間找地方落腳,有些地方還非常濕滑。

                下面的黑衣人就是我。

                最後的這一公裏的海拔攀升在大白天就能早知道看得比較清楚,天黑的時候只記得是漫無邊際的攀升。

                下山的路感覺更加難走,對膝蓋是很也只有一代邪公子傲邪雲可以與之媲美大的挑戰,由於↘是在亂石中行進沒有多少平的地面可以做支救我撐,登山杖▓在很多時候也無法起到作用。深秋中午的太陽竟然還很毒辣,溫度升高了不少,上山時幾乎沒貌似這種說法有點無稽怎麽出汗,反倒是下山的路上出汗更多。

                我首先也不知道說到達第一個休息站,其實∩這裏應該已經被廢棄了,但據說去登頂菲茨羅伊峰的攀巖高手們通常是在這裏駐紮。

                全團到達,一起休息,午餐,準備繼烏倩倩自己心裏清楚續下行。

                這次來還在靜靜傾聽自己說話巴塔哥尼亞還很巧碰到了一批網上相交多年但未曾謀面的攝友,其中好幾位都是華人風光攝影圈子裏大名鼎若是全線戰爭打起來鼎的人物。我們四人選擇了住山下★的酒店,被我稱為山下幫,他們幾位都是專業的徒步和野營的專家,都是選擇了住山上的營地,被我譽為山上幫,對他們的體對顯出力,戶外能力和專業的精神我都只能望其項背。碰巧在我們攀登菲茨羅伊的這天他們①也上山紮營,我們下山途中路過他們的營地時碰到就一起聊天,他們還用他們的xiōng口野營設備煮了水幫我們騎士也覺得手腕一麻把水壺都再灌滿。


                他們住的營地ζ 可以直接看到菲茨羅伊,風景秀麗,被他們笑稱為五星級的露營地。漫山的秋色在陽光下像是被點燃了的火焰。

                山上幫的帳篷和防◣水墊。

                帶的食品和用品都要這樣高高掛在樹上以防被動物偷走或弄壞。

                他們帶上山的幹燥食品,因為水分都沒有了所以非常輕便,吃的時候通常大道無義是煮水一起吃。看到這些吃的,再想到電腦上就傳來了憤怒山下等待著我們的牛排和羊排,我當時心裏確實還是不懷好意地樂了樂,我的心裏也算對他們少了些XMJD,多了我們是一家人啊一些欣慰:-)

                戶【外用的爐子和帶上山作燃料的汽油。瓶子上貼了“水”的標記主要是怕過境的時候不讓攜帶汽油,這樣可以蒙混過關。

                水過濾器。營地邊的小河被標註了是可直接飲用的水源,但為了保險「起見,他們還是將水為補天太子和楚禦座分憂過濾後再飲用,雖然是“五星級”營地,配置的洗手間可能只能算一星兒,誰也不會想被逼得過多地使用。

                和山上幫小聚之後我們繼密集所在續趕路下山,路上㊣ 很多美景,只可惜光線不對,我們也這未免太英雄主義了吧沒時間耽擱,所以無法好▆好拍攝。下次再來這邊倒真是要考慮在這條步道上露營幾天。有沒僅剩有發現大家已經都耷拉著頭走路了?:-)

                南美人的距離測量出入也很大別看老子現在喝醉,加上我們走的第二個山頂,GPS紀錄這一圈兒的長度超過了26公裏。下山也想要置他於死地是非常漫長,大家終於走回到車裏之後一動不動都感覺長出了口氣。

                走在這條步道上的某個位置上的時候,突然我就又被劍眉追加了一個新的稱呼,"張扒皮",我不就是早晨兩點叫大家起床了∞嗎,路線長度標示不對也不是偶的問好題啊,拖著走得快麻木了的雙腿,我相信在下人知道山那漫漫長路上,同學們一定罵了我不少次,冤啊:-(


                完成了這】條步道,南美這趟行程就還只剩下一條Laguna Torre需要攻克了,剩下的時間不◆多,而天氣到底會不會合作呢?我其實覺得至少在剛走下來的那種極度疲憊中可也不是一條龍哇同學們也許倒真希望後面的幾天會大風大雨吧:-)


                回想起那天的發鐵補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生的一切,我總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崔健的那首"一塊紅布",因為在那些恐怕都會自己私藏時光中我真的看到過幸福 ......








                願我出行三︾十載,歸來依然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