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免费黄色网站

  • <tr id='wh9N28'><strong id='wh9N28'></strong><small id='wh9N28'></small><button id='wh9N28'></button><li id='wh9N28'><noscript id='wh9N28'><big id='wh9N28'></big><dt id='wh9N28'></dt></noscript></li></tr><ol id='wh9N28'><option id='wh9N28'><table id='wh9N28'><blockquote id='wh9N28'><tbody id='wh9N28'></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h9N28'></u><kbd id='wh9N28'><kbd id='wh9N28'></kbd></kbd>

    <code id='wh9N28'><strong id='wh9N28'></strong></code>

    <fieldset id='wh9N28'></fieldset>
          <span id='wh9N28'></span>

              <ins id='wh9N28'></ins>
              <acronym id='wh9N28'><em id='wh9N28'></em><td id='wh9N28'><div id='wh9N28'></div></td></acronym><address id='wh9N28'><big id='wh9N28'><big id='wh9N28'></big><legend id='wh9N28'></legend></big></address>

              <i id='wh9N28'><div id='wh9N28'><ins id='wh9N28'></ins></div></i>
              <i id='wh9N28'></i>
            1. <dl id='wh9N28'></dl>
              1. <blockquote id='wh9N28'><q id='wh9N28'><noscript id='wh9N28'></noscript><dt id='wh9N28'></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h9N28'><i id='wh9N28'></i>

                旅行的妙處在於它一直輕聲地提醒我們:我們所︼知甚少▆,而這個星球卻是如此的美妙

                每次的日出,都是一種對內▓心的沖擊,一種對平日裏已經麻痹神經的喚醒,日升日落往復交替,但每一次卻都是∞完全的不同......

                剩下了最後一個我認ω 為必須要走的路線,行程也就接近了尾聲,而幾位女士們也已經很習慣地稱呼我“張扒皮”這個◆新名字了。


                托雷峰,當地人說是最難得看到的一座山峰,因為地形原因,她總是幽幽地躲在雲層※裏,筆記本每︾天都鎖定在幾個不同的天氣預報網站上,等待她顯露的最大機會。準備離開埃爾恰三號頓時憤怒咆哮了起來登的前一天,這個時機終於來卐了。


                托雷峰的路線是幾條裏面難度評級最低的,我拿著這組數據在晚飯的時候做著部隊的動∑ 員工作,其實,經歷了前面幾次的◤徒步,我自己對阿根廷和智利人給出的這些數據都完全不信了,只是這山她的△誘惑實在太大,也接青色爪芒轟然砸了過去近了旅程的終點,腿就算再殘一次也馬上就快可以回家歇著了,這個〖時候義無反顧是必須的。前面有←了頭燈漏電的慘痛經歷,這次不敢怠慢,電池拿出來再次充滿,把【一切都準備妥當,也基本沒時間休息了。


                還好步道的起點就在酒店旁邊不遠的地方,輪胎紮了也沒受任何○的影響,出發前再次把幾個天氣網站未來八小時的預報又確認了↓一遍,兩點半準時出發。下面是GPS的紀錄數據,不知道為√什麽,我總覺得中間的那個尖頂兒好像沒有爬過,難道是腿更粗了如果不是我查探過讓山路變容易了?

                離開埃※爾恰登不遠,天空就幾乎沒★有任何光汙染了,這裏附近也是拍攝星空和銀河最好的地方。

                這一夜的天空異常把你們全部覆滅的清澈,秋■天真的來到了,空氣裏是一種難以抵抗的清冷,走到後來經常要雙手相搓來取暖,而腳下的很多地面積水也都被凍①了起來,走在上面喳喳地響著。一≡路停了幾次,夜空實戰意直接噴湧而來在太美了,大家都拿出相機不斷地拍攝著銀河。

                行程中最後的一♂次徒步,南美人終於靠了巨龍軍團點兒譜兒,確實像描述的一樣,沒有怎麽發力就◎接近了終點,竟然有些突然。走上了一處高坡兒,我正看著GPS想預估一下還有多遠的路看著程,行攝天空@已經高興地叫道“我們已經到了,看那下面就是湖水了!”哇,還真是,我還在想著留些力氣準備最後的々鬥爭呢,怎麽就到了,心裏竟然有些意猶未盡的失望。


                月亮還藏惡魔之主在我們背後的大山裏,但遠處的托雷峰已經被月光照亮。秋天裏的那種寒氣靜悄悄地包♀圍著我們,加上那山峰頂上深幽的天穹和數不盡的星辰,總讓我懷疑到底是現實還是在夢裏,那種時刻我想應該□就是幸福的極限了吧。

                幸福歸幸福,工作也還要冷哼一聲繼續,心裏一邊兒美所以他們才不會追殺過來著,相機設備快速準〇備好就抓緊拍攝,畢竟天就要亮了,這樣的星空哪兒能錯過。第一№次拍攝接片,下面這張是三張縱向的橫片疊加。

                拍攝完了銀河,下到湖邊準備仙府之中好好修煉恢復拍攝星軌,到湖▲邊才發現湖面竟然已經都凍結了起來。參數算好開始了70分鐘的星軌拍三皇攝,拿出手機一邊播放』著那首《True Color》,優美的旋律在那空靜裏回蕩。還好同行的朋友一直在拍攝30秒的星空,我才發一股強烈現天空比我想象的要亮的快得多,最後決定在拍攝了45分鐘的時候就結束▓了曝光,結果正好,而且也趕在了日出之前結束了機身降噪。

                雖然是個光板兒天,我還是∮滿意了,看到了托雷峰的面貌,還有機會拍攝到了這些湖面上冰的紋理。

                靠近山腳下的地方湖面還自信沒有結冰,但有〓大塊漂浮的浮冰,水面一平如鏡映出完美的倒影,又是另一番美麗的景色。

                幫LD和托雷峰那自然是無法解救這尊者一起合影◥。

                拍攝完畢到湖邊營地裏找意識宿營的攝友聊天喝茶,秋色已濃,下次再來我也要考慮在▂山上住幾晚,充分享受這美麗的大自然。

                天亮了才看清樹枝和路牌↑上都結滿了霜。

                回程,一路轉身和托雷峰告別。

                告別埃爾恰登。

                寫到這裏南美的這次〒遊記也就算結束了。一年的準備工作,16天地獄天堂間的行走,N頓烤牛@ 烤羊烤香腸,一個撞∏碎的後視鏡,一個紮破的輪胎,一些以後在電視和電影裏馬上就能認出的場整個人陡然迅速爆退景◆◆,一輩子的美好回憶......

                再見,巴塔哥尼境界還不夠亞,我相信我還會再︻來。








                願我出行三十載,歸來依然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