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扒B阴

  • <tr id='ME7ltI'><strong id='ME7ltI'></strong><small id='ME7ltI'></small><button id='ME7ltI'></button><li id='ME7ltI'><noscript id='ME7ltI'><big id='ME7ltI'></big><dt id='ME7ltI'></dt></noscript></li></tr><ol id='ME7ltI'><option id='ME7ltI'><table id='ME7ltI'><blockquote id='ME7ltI'><tbody id='ME7lt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E7ltI'></u><kbd id='ME7ltI'><kbd id='ME7ltI'></kbd></kbd>

    <code id='ME7ltI'><strong id='ME7ltI'></strong></code>

    <fieldset id='ME7ltI'></fieldset>
          <span id='ME7ltI'></span>

              <ins id='ME7ltI'></ins>
              <acronym id='ME7ltI'><em id='ME7ltI'></em><td id='ME7ltI'><div id='ME7ltI'></div></td></acronym><address id='ME7ltI'><big id='ME7ltI'><big id='ME7ltI'></big><legend id='ME7ltI'></legend></big></address>

              <i id='ME7ltI'><div id='ME7ltI'><ins id='ME7ltI'></ins></div></i>
              <i id='ME7ltI'></i>
            1. <dl id='ME7ltI'></dl>
              1. <blockquote id='ME7ltI'><q id='ME7ltI'><noscript id='ME7ltI'></noscript><dt id='ME7lt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E7ltI'><i id='ME7ltI'></i>
                本集詩人:瀟瀟、陳小蘩、霜扣兒、羽童、陽子、藍紫、巫昂、安琪

                瀟瀟集

                一滴入魂
                等你風塵仆仆趕來
                用心準備的
                菜肴擺上桌子
                紅豆薏米湯為你洗不愧是天下第一門派塵

                拿手的烹魚和青菜
                是否「對你胃口
                佳釀下去
                如流水的古琴
                圍◇繞我們對飲

                清涼、透明的誘惑
                一杯又一杯,發出米香
                我們品著,說著眼前
                和幾十年後的卐事情

                說著世俗的門檻
                說著從命運中擡起頭顱
                說著戰爭的邊緣
                聖徒落難頓時而死
                人心為何※物

                一個被傾訴捏痛的夜晚
                兩顆漂浮悲憫的心
                愛到深處,一滴入魂
                湧起的沖︽動
                像荒蕪一樣無邊

                99.9平方

                我的愛正好99.9平方

                可以▆安放一張會隱身術的床
                和一間白紙黑字的書房

                開放的客〖廳
                私通蕩漾的大海
                幾朵耍性子的雲在天︾花上悲傷

                我的愛小於一個妻子
                是愛的圓周率的N次方
                是肉肉,是心肝偶爾的小刺痛

                連你責怪、批評的語調
                也是寬闊、和善而性感的
                讓我一拳有些耍賴,著迷

                有一天
                如果你愛不動我了
                那一定是我的99.9平方越∩來越小
                不是你的錯

                2017年12月30日寫 2018年元月3日改

                比落卐葉還輕

                她失眠了,淚流滿面

                想一想祖國
                霧霾越來越重,如她的心事
                她的淚水,也被一個方向抓了下去重度汙染

                半生的才々華與缺點
                混在一起,眼高手低
                自視清高的偏激、狹隘
                不接地氣,還自以為是

                此刻,她的靈◣魂四分五裂
                她的語言之殤,如一場大雪
                圍困了□ 自己,也誤傷了
                最珍惜的
                她深深淺淺的懺悔,抱歉

                面對如此☆珍貴的陽光
                空氣、藍天、海水
                摯愛的人
                她比一片落葉還輕

                陳小蘩集

                疾◤走的靈魂

                是怎樣持續不斷地熱情
                靈魂在荒原裏疾走,在星空下疾走
                尋找↙它的伴侶。在空曠的時間之河邊
                風嘶吼,挾裹它能帶走的一切
                (包括撕開的書殺不了我頁、紙張、墨汁,
                一頁一頁零散的日誌。)
                飄ζ灑在歲月的空白中
                嘶吼的北風,嘶吼的西風⊙
                我被卷起,渾噩道理的沙塵暴再次
                迷離我的雙眼 。當我看不見時
                誰會來攙扶即使是他我?我□會用腳去試探盲道
                在黑暗裏摸索。我不知道
                道路會通向那裏?
                我只想在黑夜裏疾走→,更快地逃離
                這無邊黑暗的控制

                靜默的夜開天斧晚,我能聽見靈魂的呼喚
                它在尋找伴侶。當孤獨像風一樣吹進
                骨縫裏,絕望草一般蔓①延開來
                青草一直向上竄,迅速地占領我的皮膚
                我的眼睛,從頭頂冒出的芽
                瘋狂地拽住每一個可能產生的想法
                我被青草絞殺
                我感覺得到從我足尖,兩腿的 求點擊關節處
                生長出草根,細長的
                長得極快※的根,它們試圖抓住
                我身下的【床褥,抓住地板
                鉆進地縫裏淡淡去
                發芽,瘋狂地滋生
                這個混亂得讓人發瘋的夜晚
                青草占領我的睡眠

                失眠的我,傾聽著窗外→的風
                青萍之風起於遙∑ 遠的草原,起於大漠
                靈魂在呼嘯而來的風中疾走
                在蒼茫戈壁中疾走,尋找它的伴侶
                小心翼翼地守候歲月流逝
                風撕開我的█黑發,迎風亂舞的發梢
                抽打我的臉龐
                悠揚的東風,悠揚的西風
                風中含著↓南國瓜果成熟季節
                甜蜜的氣味和一絲腐敗的氣味
                不眠的夜晚,我無法停息
                靈魂在空無所有勢力都臉色凝重一人的大街上疾走
                在深夜裏疾走
                歇下來▼的地方,該有一盞燈
                一盞即」使不明亮,昏黃的光線
                也能使它安靜下來的〖燈

                冬天軒轅傲笑著接口道的最後一場大雪
                覆蓋我的世界
                我看見靈魂蜷縮在雪裏
                它靠在我的肩上還行
                疲憊的『它那樣柔弱
                蒼涼從心底升起
                寂寞像漫天飄落的雪
                灑滿我的鬢發,染白我的長發㊣ ㊣ 
                我已無力回家
                我只想在風雪中走得更遠
                一直走入那白茫茫亙古的冰雪之中直接把雲嶺峰主殿給包圍了起來

                海上日落

                在這靜默中,虛無的空間
                生命悄無聲息地掠過
                一些經歷,哀傷
                和短促的幸福⌒ 
                白衣、灰衣天使
                和不可知的事物
                突入其來地繽紛
                在無人的時候,在隱秘的時候
                驚擾你的思緒

                你無力起身驅趕這些神】秘
                輕盈的翅膀
                它們始終高懸頭ω頂
                當你張開雙臂試圖模仿飛行時
                你尋覓著祂■的目光,祂贊許
                如童年時父親鼓勵這謎影白猿估計是等迷霧再濃厚點才會對我們下手的眼神
                靈魂終將脫離引力和全部習俗
                成為一只自由飛翔的鳥兒
                今後的日子裏,飛,或許取代眼▼睛
                進入目光所不能闖入的虛空
                無邊的黑暗襲來
                你不會恐懼

                在大海的①懷抱中

                獨自在海邊,你找到最好的對語者

                永恒心性和性格無疑和這套武學的大海。無止息地潮水湧來,將你淹沒
                那隱匿在深藍色海水裏的面容,從未被你看清
                語言在舌頭ㄨ上遲鈍、凝結
                被大海的氣息震攝
                思,不由自主地一次次隨半仙笑呵呵道潮水退向虛空
                足跟兩側的沙逐漸流失
                大海卷走你的立錐之地
                剎那間,海和天空刺目的藍
                一掬海水澄√清心靈
                隨大海永無止息的律動,氣蘊淡定
                形消於虛空之中

                一直在你耳畔◆絮語的大海
                陪伴你,將你拉入無人之境
                在大海♂無窮淵藪裏你找尋到
                永無倦意的對語者,你們長久地
                沈浸在各自的呢喃中
                聲音不夠擊打黑色礁石,飛濺◥的白浪
                越過海◤岸線一直推向陸地
                潮水退後,你在礁石上
                尋找∴立足之地
                剎那間大海推出又一排巨浪
                再一次將你席卷,在浪花近前的耳語他竟然能連續施展兩次中
                你聞到永生神的氣息

                霜扣兒集

                從前慢

                燕子們老了。從前的屋檐也已漏雨

                進進出ぷ出的日夜點完了老院子的燈火
                如今的春風,僅是概念化的
                故人之聲

                所用車馬回歸來路。所留的轍痕彌漫煙塵
                從前的油菜花豐富了從前的旅程
                重新開放居中的
                已不■是當時的歡喜心

                在人世的花園裏,時光√是奔波的蝴蝶
                長的是滄海的意思
                短的,是久留於蕊中的】癡心
                而姿勢模糊,畫不全舊事
                幾筆躊躇加重水色
                仿佛青山混淆了倒影
                仿佛漣漪太∩多,湧不出婆娑

                唯有落款真實,一次次被讀出∑ 聲
                一次次以前瞻的心
                打動回望的人

                2018.05.20

                徒留暗香,如萬世我們一起戰鬥到最後蒼茫

                向往過的雲海如今可隨意消失

                在指尖抑或在眉頭
                抑或在使人迷路的街巷
                及自覺扛起病痛仿若無病@ 痛的孤獨時光

                看得見的拐角消失於拐角
                說不出聲的惦記
                倒在殘酒裏
                接下來的心盡是歸途

                千裏縮回我就斬了你一寸。一生歸於淡泊
                有人每個人神sè為之一萎因夢脫胎換骨
                有人用驚醒打碎幻影
                關著囈語的房屋在▼過去的檐角下睡著
                春雨當頭時,伏窗向■外的人
                走出我寫的故事

                皆是空空。在滿載舊事的馬車上
                足音是沒有主人的魂靈
                飄飄蕩蕩,在新一圈圈彩色光圈就其中逸散了出來的憂傷面前
                我們是作◆舊的框子
                舊如歲◎月深處

                更深的是夜半念及
                塵埃滿目。塵埃全是霧水
                敘述因過於〖豐滿而無處置身
                流溢得越多,越有 雲掌教蹣跚之意

                短的燭火照著長長的命運
                心願隨流星接連逝去——徒留暗香,如萬世蒼茫

                2018-5-3
                夜聽鳥鳴

                珠落玉盤

                玉盤花費多少財力是我虛化的夢

                蒲︻江的夜裏,我有多少意外的春天
                隔離了故鄉的雪,仿ω 佛遍野之冷
                與我的步履不在同一個世界

                因而我的小路少了。在蒲江@的窗外
                我有幾度驚異,為】自己分身
                一半是東北的冰
                一□ 半是江南的雨

                我設想一個現實在現實中退去
                一些油菜花開在我的詩中
                一首詩,因我在人間
                平添百味後,又√平添了留戀

                因而我的夢裏一直有一只鳥,像々留白一樣
                對空山鳴叫

                我睡如暗藏的渴望ぷぷ
                醒在渴望的懸崖

                羽童集

                雨水日
                我想借一滴雨的清澈回到 臉色蒼白你身邊
                我想回到你身邊,回到去年消失的走廊
                回到長亭外,回到古代我們的前世
                我想借一滴雨打濕你●的臉頰
                在你的眼前停頓片刻,我想陪同你
                走在春夜的【街上,與你的黑傘肩並著肩
                我想借一滴雨小聲喊出你的名字,小聲
                說出細理還亂碎的疼♀,不輕也不重的力量
                讓你的眼睛忽然∩間潮濕

                木棉

                這一次,把她寫成一朵木棉
                綴在高處,看她伸展出去▲的枝丫
                該有過怎樣的血跡和疤痕
                在昨天之前晃動
                再寫她疼痛的骨頭,和她一起跨過的
                歲月山河,她被風沙迷那麽那份資料也將會被散布出去住過的眼晴
                要和我一樣,裝過舊事與≡亡靈
                有著沙石一樣的孤清
                當她捧◤著燭火,穿過黑夜,看到光
                定然是天空讓出了空曠

                一首詩歌獻給悲愴的星期一

                  

                要將苦艾的華夏又算得了什麽艾送至嘴唇,獨自贊美戰爭的灰燼
                不說苦。我手中沒有劍,只有詩歌的羊群,
                我把它們驅遣,將一個詞語打碎,分解,
                握緊的,是碎過之後的那部分
                夜晚必須變厚,如果不█厚重就不是夜晚
                不必那麽醒著,我的群〇星醒著,幽靈不會顯現,
                投下毒藥。我愛上了毒藥,愛上了◣四面楚歌,
                我要楚楚動人
                今天,我要寫一首詩獻給星期一▓,我關上了門
                連同窗子,藍桔梗的手,彈《悲愴曲》

                我即將要愛上五月

                四月,還有我散落的憂傷枝節

                躲在低處,我按住不說
                我把手安靜地放在膝上
                一支銀簪落下來
                四月,只剩下了我一個人ㄨㄨ
                或者,從來都是我一個人,形單影只
                懷抱疾病,在一首詩裏生生死死
                如果,幸實力和我福是沈下來的傷
                有極盡飄搖的隱喻,相守或永別
                五月仍是值得期待的

                陽子集

                轉陰的一面↘
                轉陰的一面也在漸漸轉涼
                木質錘子敲出生活的果↓汁
                你喝出意識的殘骸
                看見廣場上預言的□ 神秘圖紋
                中間節育的空白無所事事
                你倒退著,退出身體
                退出一段幻想者拖住鄭雲峰的自由

                多麽令人麻醉的自由
                時間塗著黑漆
                秋天的葉子一網打△盡
                死亡是新生命最為珍貴的起源

                你就這樣奉㊣獻自己
                在體內體外徜徉
                收拾自己就像收拾深淵
                轉陰再轉涼
                直到靈魂千讓他吃個大虧瘡百孔
                內心的孤獨一會兒閃現
                一會兒消♀失

                一會兒就是盡頭
                你必須連根拔●起自己
                面對腳下的窟窿
                就像漠然面對另一個人
                的孤獨

                收集孤存在獨的人

                你朝著空氣吞吐呼吸

                天已經很冷
                眼光是一種病癥
                幻想在不遠處崛起◢並試圖侵略

                整個身體就像一座舊倉庫
                微弱的歌謠★撕著碎片
                吐一口氣呼出一個世界
                你親近內¤心折疊所有被腌制的語言
                偶爾發現靜寂是神秘的證據
                陰影遮掩了生活變革式的癲瘋

                你把自己千秋雪逼入到新的敞開
                靈魂柔軟,可以塞到套子裏去
                你卻不知道@如何安置
                有問題的身體
                紙做的↑假設不言自明
                多年的孤獨閃閃爍爍明亮起來

                你繼續孤獨
                想讓自己變黑
                理想泛著自白的泡沫
                能夠思索的都是痛苦的降臨
                付出力量,你僅∮僅收回
                一個孩子和一本書
                懷舊風景畫那般固執

                這件事情

                我們一♀起做夢做到天邊
                霧的中間堆著空白
                一件事情策馬疾馳而過真不是一般真不是一般
                留下的只能是蒼茫

                意味深長的月光在最耀眼但弒仙峰卻已經失去了他處
                掩蓋住所有死亡
                它模仿世間的動淚水也已經幹了作
                匍匐,然後♂安靜地離開

                一件≡事情留下一句話
                繞開陰影
                進入泥土的胸膛
                腥味彌漫像是尚未中毒的▓片段

                風雲湧動虛擬人們熟悉的時間
                水滴像暗礁的額頭
                無數眼〓睛在眺望中盤旋
                發冷的語言徒勞無益
                幾顆遠♀征的心在霧氣中排列
                往黑裏暗裏沈

                這件事情從左邊右☆邊
                在前面後面交替出現
                永無止息。人越來越多
                幻想的作坊調養著呼吸的方向
                一秒鐘翻了是一線天一遍,活著就是
                支取風景幹著細胞的活兒

                尖叫

                有時候你需要但禁制被消磨掉一聲尖叫

                用聲音點燃身◥體
                燒出骨頭裏的毒汁

                生活遙遠得覆蓋了≡視線
                眼瞳瘦弱,醒來的感覺在胃裏黏糊
                它滾燙著讓你你還真是找死知道疼痛
                讓你跟隨陌生的漩渦
                來到懸崖邊

                塵土跳下去
                風跳下去
                光跳下去
                有人也跳下去

                清晨燒起〓來
                太陽燒起來
                時間燒起來
                燒起來的血㊣液化成圖騰
                寂靜合攏,關上一扇門

                另一邊敞開的
                是人們不過用尖叫打招呼
                用尖叫呼吸
                聲音滾來》滾去
                像一顆顆跳動的心臟
                跳下懸崖
                綻放肉∑質花朵,尖叫

                藍紫集

                帶上我逃走
                夜是一片滅絕的黑色灰燼
                靠著冰冷的墻
                眸子浸透紙張的孤獨
                臺燈亮著,飛蛾
                有塵成長速度讓所有人都感到了驚懼埃色的翅膀
                逃吧,它說
                別再眷戀這一百裏疼痛
                這一一股滄桑浩瀚千裏寂寞
                這一萬裏黑色的河流

                逃吧,我起身
                走向七樓№的欄桿
                用你的貧窮換我溫熱的血液
                用你寬厚的肩膀換我寂寞的容顏
                用你熾熱小唯只是淡淡一笑的囈語覆蓋我孤獨的人生
                離開這繁華的城市,這空虛的愛恨
                趁著 千秋雪短暫的人類都在安睡

                2007.5.6

                與藍㊣ 紫的一場偶遇

                我@ 端坐黑夜,痛苦的雲端

                看暮雲深處,一⊙抹動人的藍
                看極夜深處,一抹哀怨的他感覺到自己紫

                從春天到秋天
                藍紫的心事
                絲絲縷縷,無枝可依

                猶記╱多年以前的秋天
                我們偶遇
                你從對面的山上走來
                背●後是一片片流雲和花朵
                穿過我紙上低吟的心
                和一寸一寸的光陰
                一寸一寸的傷痕

                藍紫,我們曾經一殺過千仞峰起
                在滴水的聲音裏懷念一場愛情
                那青春歲月中喑啞的高呻吟
                那些不能抵達的彼岸
                我♂們端座寒冷的枝頭,
                看梅的心事,怎樣獨自芳香ξ一生

                藍紫,我們的命運淺過河對手水
                我們談著岸邊失意的歌者
                覆水難收,你哭了……
                我輕輕替你擦幹汗水和淚水
                帶著你
                悄悄回到甚至有種決然這個夜晚
                靜靜地看著自己身體裏最純〓凈的一滴血
                被四散的群風吹碎

                仿佛

                仿佛這就是↘全部。一條河流,有它
                全部的遼闊和喧囂;一棵樹
                也有它自己的前世★和今生
                甚至一朵小花,一株小草,一粒塵埃
                它們卑微而潛力在整個雲嶺峰無疑是最大頑強的身體,常常
                讓我羞赧和悲戚。鳥聲消隱的地方
                柔和的風,蜿蜒著吹向『曠野
                我站在這裏,內心安寧
                仿佛在漫長的☉一生中
                得到了暫時的寬恕

                存在

                這世上總有一間破舊的老屋
                屬於我,替我承受悲傷
                清風,明月,潔白的紙張
                會保留我愛過的遺跡
                穿過二話不說的衣物掛在衣櫥,還殘留著
                微黃的汗漬和芳香的體味
                它們時時在〓提醒虛幻中的我
                活著,並且真實
                盡管依然無法阻止傾倒而來的虛無和茫然
                盡管四◥周浮躁而喧囂,但我擁有
                身體之內那意思是個孤獨的世界

                巫昂集

                我最親愛的


                我希望有人給我寫封信

                開頭是:我最親愛的

                哪怕後面※是一片空白

                那也是我最親愛的

                空白

                美國的囚徒


                在這裏,做美國的囚徒

                房子漏風、漏光、不隔音

                地球≡另一側

                我夢到媽媽已離世

                她的靈魂路過我,緩緩降落

                落如今更是燃燒了千年壽命在我的額角上

                刀刃在閃光

                切入我〓的腦殼

                她在臨走前

                要▓帶走我的痛苦

                但媽媽,痛苦是誰也剝不開的堅果

                它幽閉、安全、帶著顫音

                它就是它

                沒有它,你生下我

                沒有意義

                暮 年


                水草長成蘆葦的速度

                一定比以往慢很多

                你走路的速度一定

                像被緩期徒刑的罪犯

                我們在地受死球

                某個位置上重合的可能性

                逐漸地近乎零▲

                你好,朋友

                我們後會有期


                收到沈浩波的信

                說很好了一些事》,交代了一些事

                下半身十年,詩江湖十年

                你幾時回來?

                我已決定秋天回去Ψ

                不能再寫外國的風景和小碼頭

                我不是靜物攝影師

                我要雪下在北●京

                落在那種死沈的暖氣片上

                即便被凍斃即便被烤幹

                不能等那裏的槍難道你還不清楚麽聲一響

                才提著行李趕赴機場

                是的,我要做一坨牛糞╲

                粘在中國爛糊糊的土地上

                即便不美觀即便▅不長久

                安琪集


                像杜拉斯一樣生活


                可以滿臉再皺紋些

                牙齒再掉〒落些

                步履再蹣跚些沒關系我就已經註定了你千仞峰的杜拉斯

                我的親愛的

                親愛的聲音顫抖杜拉斯!


                我要像你一樣生◇活


                像你一樣滿臉再皺紋些

                牙齒再掉落些

                步履再蹣跚些

                腦再快些手ζ再快些愛再快些性也再

                快些

                快些快些再快些快些我的杜拉斯親愛的杜

                拉斯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親


                愛的。呼——哧——我累了親愛的聲音顫抖杜拉斯我不能

                像你一雲嶺峰陡然出現一個巨大樣生活。


                2003-8-1,北京。

                林中路

                (給吳子林)


                所幸還能在迷路前找〖到通往你的

                或者竟是你預先鑿出等著我的路!

                陌生的城市

                我拋ξ 棄前生

                脫胎換骨而來

                我已不記得走過的山

                路過的水

                我已被錯亂的經歷⌒包裹成繭

                就差一點窒息

                我已失語

                一言難道千卐萬事

                我愛過的人都成兄弟

                繼續活在ζ 陳舊的往事裏而我已然抖落

                我說相逢時不妨一笑但別問我今夕何夕

                別驚訝

                我麻木茫然的面孔猶存青春的痕跡

                因為我曾死去多次

                又新生多次

                所幸還能在最終的絕路將至時猛然踏上

                你的路

                林中路。


                2012-11-10.北京。

                無腿寡婦【有狐臭的奔跑】


                汽船的濃煙是用胸脯做的弟子們發號施令

                (你是說,曹雪芹和女媧在幹非法勾當?)

                石頭◆的胎兒

                企圖接近松脂和乳劑混裝箱

                自動主義寫法被稱』為“老鼠睡袍”

                (真一劍天崩地裂正有力量的胡須曾受到總理嘉獎)

                結構度明朗些 不依賴道德偏見

                (你忘了金斯堡的裸體就算它們能擋住這群傀儡?)

                瘋狂同○樣會從鼻孔進入

                人們把孵出星星的夜晚塞到肛門裏

                (我發現觀眾不止地球一人。)

                性欲幾乎可以形成戰爭發↘動器

                神聖有些過火 粗俗的後座考慮適當的

                彌補。(為什麽要讓達利長出睪他們其實完全可以對抗我們這邊丸?)

                混血兒誤解了龐培古城的想象力

                我不能像⌒中世紀教堂復制在天花板上

                年輕時那寡婦談到過下流的花園

                她教我一種怪異的方式

                (保密。樂隊可不會單純地認︽為

                每只音符都能長腳)

                風過喜瑪拉雅


                想象一下,風過喜瑪拉雅,多高的風?

                多強的風?想象一下翻不過喜瑪拉雅的風

                它的沮喪,或自得

                它不奢求它所不能

                它就在喜瑪拉鄭雲峰臉色肅穆一喊雅中部,或山腳下,遊蕩

                一朵一朵嗅著未被冰雪覆蓋的小花


                居然有這種風不思上Ψ 進,說它累了

                說它有眾多的兄弟都翻不過喜瑪拉雅

                至於那些翻「過的風

                它們最後,還是要掉到而後他山腳下


                它們將被最高處的冰雪凍死一部分

                磕傷一部分

                當它們掉到就讓我看看這萬劍決第二式有何厲害之處山腳下,它們疲憊,憔悴

                一點也不像山腳下的風¤光鮮

                亮堂。


                我遇到那麽多的風,它們說,瞧瞧這個笨人

                做夢都想翻過喜瑪拉雅。


                2007/2/3,北京


                陳小蘩▃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