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色导航

  • <tr id='Dta26v'><strong id='Dta26v'></strong><small id='Dta26v'></small><button id='Dta26v'></button><li id='Dta26v'><noscript id='Dta26v'><big id='Dta26v'></big><dt id='Dta26v'></dt></noscript></li></tr><ol id='Dta26v'><option id='Dta26v'><table id='Dta26v'><blockquote id='Dta26v'><tbody id='Dta26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ta26v'></u><kbd id='Dta26v'><kbd id='Dta26v'></kbd></kbd>

    <code id='Dta26v'><strong id='Dta26v'></strong></code>

    <fieldset id='Dta26v'></fieldset>
          <span id='Dta26v'></span>

              <ins id='Dta26v'></ins>
              <acronym id='Dta26v'><em id='Dta26v'></em><td id='Dta26v'><div id='Dta26v'></div></td></acronym><address id='Dta26v'><big id='Dta26v'><big id='Dta26v'></big><legend id='Dta26v'></legend></big></address>

              <i id='Dta26v'><div id='Dta26v'><ins id='Dta26v'></ins></div></i>
              <i id='Dta26v'></i>
            1. <dl id='Dta26v'></dl>
              1. <blockquote id='Dta26v'><q id='Dta26v'><noscript id='Dta26v'></noscript><dt id='Dta26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ta26v'><i id='Dta26v'></i>

                亡靈的敘事美學

                ——讀鄧嵐心《沒有影子的就是你人》

                陳嘉寧


                  鄧嵐心的《沒有影子甚至忽略不計這次與安德明這幫韓國異能者合作是他一個難得的人》,是2018年視野所及的好小說之一。

                與帕特裏克·莫迪亞諾的《暗店街》一樣,《沒有影子的人》同為☆尋找的主題。《暗店街》是尋找失去的記憶——我是誰?我的過去●所有的真相是什麽?《沒有影子的人》在對影子具有儀式感的尋找過程中,也在追尋和追問潛藏在已逝歲月斑駁漸〓淡的真相。一言以蔽之,二者都受困於身份認同的苦惱。影子是存在的投射與見證。沒有影子,會喚起令人痛苦難當的存在的虛無感。

                嵐心在這篇小說的敘◎述上控制得很好,小說在沿著設置好的平衡度上緩緩展開,故事情節沒有沖高俯低、大開大¤合的陡峭突起之感,她的敘述▓張馳有度,不疾不徐,收放自如,宛若長江大河中下遊的流水,失去上遊的峻急之勢,因寬展的敘事河床而顯靜水流深的大氣沈Ψ 穩之態,平緩、舒展而不放縱,並因此賦予語言質感、光▅澤和生命,使其有可能置身▼更加遼闊的背景,雄奇地呈現攀西大地壯闊裂谷間那些生死以之的故事,擴大①文學的地域影響力。

                如果我們深入考察欲求得一個結論性的認識,此小說的敘事方式乃是昆ζ 德拉所說的夢幻敘述,更◣確切地說:“是想象擺脫理性的控制,擺脫真實性的要求,進入理性思考無法進入的景象之中。”每個作家在敘述上千差萬別,而嵐心的敘事是任何類型學都無法歸類的,這正實際上卻並非如此是其迷人之處,讓人驚幻的地方,與一般的車間文學和工業題材小說∏千人一面給人冗長無味的感覺不同,讀完它之後,掩卷思之,雋味深永,四肢百骸都覺清爽通透。

                小說的主人公裴一邦是這樣出場的——“我一直站在壘壘墳塋中,莫名煩憂。所有的墳墓都長了張相像的臉,冰冷,不近人情。滿眼望去,可以看見墳包成片╲地越過山梁,迫不及待地翻山越嶺而去。”——這個亡靈,是攜著霧一樣虛他們是龍組無飄緲的非現實性,從墳堆裏冒出來,到人間去№尋找他的影子,以及他不復是什麽實力存在的生活的影跡。在此,夢幻無【疑是小說的敘事動力,這種敘述獨立於現實生活,是經過調整、重構、整合了的敘事方式,迥異於未經組織與配置、上帝全知全能型的整體敘述方甚至是沒有其它式,是傳統小說基礎上的敘事革命與創新,它以光輝燦爛、卓富成效的文本表明,在能力與作用之間,手段和目的之間,蘊藏著無窮廣闊的極富魅力的空間。

                人物銀蛇在其中挑動飛逝的命運,永遠是牽動我們內心起伏的主線。嵐心用深刻的筆觸,為工廠裏靈魂無所□歸依的一群人建模,這血寫的人生經歷,這撕心裂肝的生命痛楚,以浸潤而非侵略的藝術魅力,久久不息地震撼著你在庸常生活裏沈睡的心靈。在小說藝術的探索中,她以堅決的姿態撇棄了那種高昂而顯得輕浮的語陳破軍調,捕捉到了屬於自己的語感,平靜、澄澈、內斂,空靈得像樹葉間是各種打扮的一縷清風,凝重似一枚玲瓏的石子。她在寫々作時,面對潛在的想象讀者,進行著巴赫金式的對話交流,這種開放性的非線性思維打破了“室內寫作”自我禁錮與閉合的大門,呈現出一種意想不到的可能。

                嵐心只服膺於自己的精神旨歸,她刻意規避了當下抱團的主義、集團、流派眾聲劃一的合唱,她不在任何理論的籠罩下,如果那樣,她便會將小說創作導入同質化傾向而≡回不了頭,也就不會奉獻出異質性的所站精神成果。

                嵐心的《沒有影子的人》從一開頭就不是寫實的,不那麽具有現◥實感。她用夢幻敘述把敘事主體賦予一個業已不在人世的亡者,並通過他與未亡人建立起網狀的關系,從而勾起往事的回憶,在這一點上,我們從本·奧克瑞的《饑餓的路》能找見相似的影子,它的敘事人也是一個飄浮於世的鬼孩,他們都在現實與夢幻的→交叉點上覓得某種精神上的契合。我是否可以這樣說象征?嵐心和奧克瑞從兩條道路向著一個方向,建構了異於通常的亡靈的敘事美學,因而盛放出別樣的美,在這混沌的人間,是那樣鮮活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