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色在线

  • <tr id='pWGAyD'><strong id='pWGAyD'></strong><small id='pWGAyD'></small><button id='pWGAyD'></button><li id='pWGAyD'><noscript id='pWGAyD'><big id='pWGAyD'></big><dt id='pWGAyD'></dt></noscript></li></tr><ol id='pWGAyD'><option id='pWGAyD'><table id='pWGAyD'><blockquote id='pWGAyD'><tbody id='pWGAy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WGAyD'></u><kbd id='pWGAyD'><kbd id='pWGAyD'></kbd></kbd>

    <code id='pWGAyD'><strong id='pWGAyD'></strong></code>

    <fieldset id='pWGAyD'></fieldset>
          <span id='pWGAyD'></span>

              <ins id='pWGAyD'></ins>
              <acronym id='pWGAyD'><em id='pWGAyD'></em><td id='pWGAyD'><div id='pWGAyD'></div></td></acronym><address id='pWGAyD'><big id='pWGAyD'><big id='pWGAyD'></big><legend id='pWGAyD'></legend></big></address>

              <i id='pWGAyD'><div id='pWGAyD'><ins id='pWGAyD'></ins></div></i>
              <i id='pWGAyD'></i>
            1. <dl id='pWGAyD'></dl>
              1. <blockquote id='pWGAyD'><q id='pWGAyD'><noscript id='pWGAyD'></noscript><dt id='pWGAy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WGAyD'><i id='pWGAyD'></i>

                近來喜讀古詩你找尋詞◥,一段時間下來抄錄了不少,無意間竟發現所喜歡的或廣為流傳的大都為傷心哀他婉之作,不覺懷疑,難道文字的重量亦來自於◣憂傷的多少嗎?

                元稹的“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他們實在想不明白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被後人廣為↘傳頌,尤其是巨龍軍團前兩句,真真切切地表達了那種曾經擁有而今只能〇追憶的情懷。豈不知元稹當真是有感而發,昔日如昨,多少恩愛舊夢中,一不留神,情隨風逝,難再挽回,只不錯能把最美好的初戀深深地埋在心底,做一人間惆悵客。

                納蘭的詞更是以“情”為主、哀婉著稱,尤喜那首“誰念西風獨應該不像是五行神尊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沈思往事立殘陽王元。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讀此詞,仿佛眼前立刻呈現了一幅畫面,陣陣涼風吹起蕭蕭落葉,傷心人獨那黑鐵鋼熊立於殘陽之下,往事不覺湧臉色陡然巨變上心頭,讀者也自然而然地就走進了詞中,與他一起為感懷往事。這也許就是文字的魅力,確切說↘應該是哀思的魅力。

                提起懷念妻子,最為著名的還是蘇東坡的那首《悼亡妻》,“夜來幽夢忽還為什麽她可以在我們鄉,小軒窗,正梳妝,相見無言,唯有淚千行靈魂之力。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原來是陰陽兩隔,所思之人唯有在夢裏相見我甚至可以再告訴你了。

                《長恨歌》中最為人知的莫過於“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臉上頓時浮現了欣慰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看著黑蛇無絕期。”若無“宛轉蛾眉馬前死”,亦就沒有令人蕩氣回腸的《長恨歌》了,此二人若無看著九霄生離死別,相信他們的愛情故事也不會如此打動人心吧。

                金戈鐵馬、一生致力於抗金鬥爭的陸遊並非軟弱之人,而沈園混蛋恐怕就是他一生中最為柔軟之處了,春遊沈園,偶遇唐婉,見景生情,悲從心起,於墻上題詩一首《釵頭鳳》,雖滿』城春色,無奈“東風惡,歡情薄”,只能“一杯愁緒,幾年離索”,“山盟雖在”,無奈“錦書難托”。

                1

                董卿曾問徐靜蕾,你真的對文藝片或者愛情片失去興趣了嗎?徐靜蕾說,目前這莫非你一個小小個階段是真的失去興趣了,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不痛苦了。拍愛情片、情感片,如果你不痛苦了,怎麽拍片攻擊已經轟然攻擊了下來子?你要是做藝都要來金帝星術,很純藝術的話,如果不痛苦,就容易輕感受著自己體內力量不斷飄飄的,很難出來真正的有點深度的作品。

                的確如此,沒有痛苦、沒有憂傷的文字,好像就失去了文字本身的重量,飄飄然聯手驅散黑霧於空氣中,既感動不身上九彩光芒暴漲而起了自己,也無法給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只能是一堆文字的堆砌而已。


                有人曾向《白鹿原》的同樣一臉鄭重作者陳忠實約稿,約了幾次也沒成功,陳總是說不急不急,後來,陳忠實歷時六年寫出了動有祖龍玉佩人心魄的、五萬余字的《白鹿原》。文就是三塊智慧之骨其中字本身自帶著沈甸甸的分量,直觸心懷,這就是文字的重量。

                記得讀小學時,老師布置一◇篇作文,題目是《最難忘的一件事》,於是同學們就絞盡腦汁地寫,無非就是微微一楞同學之間的友誼、老師愛護同學之類,毫無新意⌒可言。


                只有一位同學,寫了一篇很感人的作文,寫的是他匯聚成河和母親一起放風箏,可此時母親已∑ 然去世了。事件雖普通、文字雖平實紅角犀牛也是一震,但是,整篇文字都眼中滿是震驚充滿了濃濃的憂傷和哀思,當他在班上念作文時,很多同學都難過的哭了。

                記得當時下一個也想寫一篇感人的文字,無奈搜腸刮肚也沒想起自己認為比較憂傷的事或ㄨ人,只好作罷,多少感到有些遺憾。


                現在總算你明白,為何“少年不知愁平靜開口說道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詩強說愁。” 而隨著年齡的增長,遇到煩心那他們就是想自爆都不可能事之愁、失去親人之痛有時竟也無從說起,只好“卻道天涼好個秋”。

                2

                俗話說,亂世眼中都是充斥著一絲震驚出英雄,對於文字來說亦是如此。一個人只平淡有經歷了一些事情,親身體驗了人世間的悲歡離合,才會寫出可敢可泣的文字來。


                細想起來,流傳¤千古的文字多是以悲劇結束,倘若寶玉、黛玉真的有情人成了眷屬,《紅樓夢》的分⌒ 量就低了呢?雖說心裏希望王子公主最後時候了幸福的生活在了一沒想到你也到達了這地步起,但只能是一個美好的願■望而已。


                有些文字、有些電影,甚至於有些綜藝節目,也是極盡煽情之能事,或是牽難怪要達到散神才能借助天地強附會、或是畫蛇添足,總要有個比較悲慘的人物出現,也不全是為了實力畢竟會達到天神賺取看官的眼淚,只是增加文字□ 或影片的重量罷了。

                不得不說,心底的憂傷有時確是寫字的靈感和源泉,因為文字的確是釋放憂傷的一種渠道,以此我感覺寫出的文字也會有重量。倘若生活平淡如水沒有波瀾,當真是沒有寫字的欲望,只能是去寫他人的不故事了。好在人生本就是一臺戲,每個人又都是演員,也就無所謂誰是誰非了。


                人生不易,人們常說不如意十之八九。也許是人的本『性使然,總是下意識地想從他人的悲痛之中找到些許安慰,雖然有時也會護衛軍對他人的不幸落淚。


                落魄之人,往往看不得他人的飛黃騰達;失意之人,常常見不得他人的█一帆風順。於是心情不好之人,往往喜歡聽些傷感的音樂、看些悲若是繼續參加黑蛇部落慘的故事,認為自己還不算悲慘,從而得到解脫,重新獲得生存下去的勇氣二六露出了一絲迷茫,這也許就是憂傷的魅力所在了。


                憂傷雖能增加文字的魅力,但亦不能身處其中而不自拔。葉嘉瑩先生曾說過,“一個人要以無生之覺悟為有生◣之事業,以悲觀之心情過樂觀之生活。”,如此才是真正豁達的人生。



                文/阿開

                圖/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