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射幼嫩小学女生

  • <tr id='RGJG6j'><strong id='RGJG6j'></strong><small id='RGJG6j'></small><button id='RGJG6j'></button><li id='RGJG6j'><noscript id='RGJG6j'><big id='RGJG6j'></big><dt id='RGJG6j'></dt></noscript></li></tr><ol id='RGJG6j'><option id='RGJG6j'><table id='RGJG6j'><blockquote id='RGJG6j'><tbody id='RGJG6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GJG6j'></u><kbd id='RGJG6j'><kbd id='RGJG6j'></kbd></kbd>

    <code id='RGJG6j'><strong id='RGJG6j'></strong></code>

    <fieldset id='RGJG6j'></fieldset>
          <span id='RGJG6j'></span>

              <ins id='RGJG6j'></ins>
              <acronym id='RGJG6j'><em id='RGJG6j'></em><td id='RGJG6j'><div id='RGJG6j'></div></td></acronym><address id='RGJG6j'><big id='RGJG6j'><big id='RGJG6j'></big><legend id='RGJG6j'></legend></big></address>

              <i id='RGJG6j'><div id='RGJG6j'><ins id='RGJG6j'></ins></div></i>
              <i id='RGJG6j'></i>
            1. <dl id='RGJG6j'></dl>
              1. <blockquote id='RGJG6j'><q id='RGJG6j'><noscript id='RGJG6j'></noscript><dt id='RGJG6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GJG6j'><i id='RGJG6j'></i>

                  

                講個笑話:我們家↙住小區8樓801室。我們╱家對面802室住↙了一家縣劇團的,男的【是劇團的編劇,整天皺著個〖眉、塌拉著個腦袋盤算事,就像誰誰欠他↑二百塊錢不還似的。這男編劇常窩在家裏搞創作,還把◎自己整得胡子不刮頭發不理,人家美得叫ω這是“藝術家”形象。802室〖的女主人是個花旦演員,長得苗苗條條、漂漂亮亮,是劇⊙團的當紅臺柱子、女一號。兩口子有一個小男〗孩兒,由他奶奶照看著,平時〖也不回爸爸媽媽這兒來。兩口子小日子過得和︻和睦睦,輕輕松松,那叫一々個美呀,耗子鉆進糧庫裏,簡直我壓根就沒指望你救我沒得說啦。


                說話間端〓午節就要到了,劇〗團今年演出效益不錯,為了激勵大ω 家的幹勁兒,給每人發了一大箱粽】子過節,大家都很高興。


                正好那天802室的男主人沒□ 去單位。女主人領♂了兩廂粽子,太沈,搬不動,站那兒■直發愁。一邊兒演武生的男演員看見了,就自告奮勇,開車幫這個花旦女演員把兩廂粽子送回◢她家去。


                說話間汽車拉著粽子就到了我們家和那女演♀員住家的樓下。花旦女演員對演武生的男同事說:“你在樓下等等我,我上去看看,要是我老公在,我就叫他下來搬;若是々他不在,那就得麻『煩你幫我搬上去。”武生男演員連連點頭稱是。


                就這樣,花旦女演員上樓去了。過了一會兒↑,花旦女演員站在八層她家的陽臺上朝下喊:“噯,你上來吧!我老公∞不在家!”


                此話一出,驚動了左鄰右舍,大家都跑出來看。搞得演武生的男演員在眾目睽睽下,上也不是,走也不是。


                花旦女演員以為樓下的男同事沒有〓聽清楚,雙手做了∩一個喇叭狀,放在嘴巴邊更大聲叫道:“我老公不在家,快點上來!”


                聽到此言,再加此情此景,武生男演員ㄨ頓時覺得面紅耳赤,掏出手機想打電話叫」她別嚷嚷。結果那花旦女演員誤會了,又喊:“不用打電∞話,快上來,完事就讓你走,抓緊時間,趕快!”


                武生男演員氣血攻心,提起粽子就奔向樓梯……


                這正像一㊣ 首順口溜所言:


                一條大河向東流◥,

                無意乘蔭專遇柳。

                漢語詞匯千萬句 ,

                不知何朱俊州很有可能是被槍械所傷時惹君愁?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上面那個笑話,就是※說人啊,不知道何Ψ時,就會遇到難堪的囧事 。有的囧境啊,比這還慘,簡直到了尷尬的境地,困擾你一輩子。話說我當兵的時候啊,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我們連有個六班長,六班長姓季,叫季海樑。六班長是甘肅武威→人,長得△高高大大⌒,眉清目秀的。六班長事情人長得帥,軍事訓練、國防施工都是把好手,特別的能幹。六班長人緣兒也好,不管幹部、戰士都願意和他在一快兒〗粘,說說笑笑,快快樂樂。但也有臉紅弄囧的時候。有一次過“八.一”建軍節,除了值班的班、排外,全連放假三天。這天上午,六班長攛掇四班長、五班長和他仨人,一起上陣和排長打撲克玩“拱豬”。當時我們部隊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誰成了“豬”,不但臉上←要貼一條白紙條,而且還要用嘴在碼好的54張撲∮克裏拱出大“王八”來。一個排,數了排長大,就是三個班長大。戰士們都新鮮:得,全排最厲害的四個人叫上勁了,看熱鬧嘍!嘩啦,全圍在了周圍觀戰。不一會兒,六班長的臉上就貼滿了紙條,因為用嘴拱“王八”,牙齦上◎都弄得黑黢黢的,特好玩兒,惹得戰士們嘻嘻哈哈的笑。不巧這把牌把個排長給搝住了,六班長使壞,弄了一條特長特大的紙條給排長貼在臉上,還把大“王八”藏起來槍手也是跟著他跑動著讓排長拱。這排長拱了半天,也沒拱出大“王八”來,很沮喪。有戰友就嚷:“大王八被六班長藏起來啦。”排長一聽,不幹了 ,“啪”地把綠軍用茶缸連同一茶缸茶∮水摔在了地上。那六班長也不示弱,跟著把自己的軍用茶缸也摔在地上,更出格的是他還不解恨,又用腳跺了幾跺。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囧!戰士們一看,壞醋了,趕緊撤吧!“嘩”地全散了。可是還ξ沒等戰士們緩過神來,轉過身一瞅:乖乖,這四個排裏的骨頭又嘻裏哈啦的玩兒上了,紙牌甩的“啪啪”響。你說這叫啥事啊?!


                說起來這六班長啥都好,就是有一件事擾人。啥事?打呼嚕唄!用四班長的話說:“頭發上貼膠布——毛病!”其實六班長剛來部隊的時候並不打呼嚕,那時候他的體重才一百二十多斤,人顯得精精幹幹、睡覺地時候安安靜靜的。到第二年他當副班長的時候,他就開始打呼嚕了,不過那時呼嚕的噪音還不是太大,不算擾民,大家◥還能忍受。你知道那從而產生幻覺時我們部隊在營房裏是一個排住一個屋啊,三個班加排長三十多個禿小子們擠在兩溜大通鋪上,個中滋趕緊給我追味兒就別提了。有一個呼嚕打得響的戰友,得,三十個人就別想好好睡覺啦。六班長自從當上班長後,體重隨之增加,都快一百四十斤重了。六班長體重增加了,那呼↑嚕也打得芝麻開花——節節高,真叫一個水平,噪音震得全排的戰友別說睡覺了,坐著都覺得心煩。有一次團裏抽他跟著團首長們去軍部開會,當個筆桿子臨時用用。有個李副團長是個老√革命,戰爭年代下來的,長得矮矮胖胖。李副團長打呼嚕,而且聲音大,別的首長受不了,沒人願意和他一個屋誰。六班長就說:“我也打呼嚕,我和副團長一個屋睡吧。”當晚,伺候的副團長洗了臉燙了腳,鋪好被子。李副團長也不睡,坐在椅子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煙。六班長提醒說:“首長,您該休息了。”李副團甚至是動了殺氣長說:“小季呀,你先睡吧。我打「呼嚕的,等等再睡。”六班長說:“首長,我也打,我不怕。您先睡吧。”李副團長畢竟年齡★大了,經不住一天的困乏,於是在一聲接一聲的呼嚕聲中,鼾鼾入睡。那時也沒有電可是他卻沒有半點她視什麽的,六班長好不容易熬到半夜十二點多,眼皮實在打架的不行,軍裝也沒脫,倒床▃上就呼呼的大睡起來。淩晨五點多,六班長被尿憋醒,睜眼一看,李副團長又坐在椅子上↘抽煙哩。見六班長醒來,李副團長對他說:“小季呀,乖乖,你這呼嚕打得也太響嘞,搞得我半宿半宿都沒睡好覺啊。”嘖,這事兒整的!第二天,會議組把六班長給挪到會議組的辦公室,給支了只↙床,這事兒才算拉倒。


                這一下六班長的呼嚕算是在全團都出了名。六班長的心裏這個囧啊,真是有口難言呀。你想,戰友們那時都在搞國防施工,打一天炮眼,搬一天石》頭,臨晚了還不能好好睡一覺,六班長心裏能不內疚嗎?話返回來說,六班長也辛苦啊,他是一個加強班的作業班長,施工中臟活兒累活兒都得身就算是實力低體力行,還得操心全班的施工進度和施工安全,他比別的戰友更累。可是沒轍啊。從此後,六班卐長前半夜就盡量的不睡覺,替這個站崗,替那個站崗,基本上前半夜的崗都快讓他一個人站完了。只是到後半夜倒床上睡一會兒。反正盡量想辦法別擾戰友們。就】這也不行。有一次,為了趕活兒,排裏兩天兩夜沒下坑道。施完工戰友們都累趴下了。六班長也累■啊,因此︾也呼嚕呼嚕大睡了一覺。半夜裏,大家都給吵醒了,坐那兒你看我、我看你。排長喊了兩個戰友:“娘的,還讓人活不?去,把六班長給我扔到♀院裏去!”這倆¤戰友擡著沈睡中的六班長就走。排裏頓時安靜下來,有幾個也打呼嚕但水平不高的戰友,都捏著鼻子靜悄悄地等大家都睡著了,才讓自己進入夢鄉。


                話說那兩個擡六班長的戰友,一個大個兒,一個小個〗兒,倆人把六班長擡到院裏,半↑天空的山風嗖嗖地刮著,一陣緊◥似一陣。大個兒戰友看看天,說:“哎,這天,有風,別把班長給感嘶吼聲冒了。”小個兒戰友打了個冷顫,說:“哪咋辦?”倆人一合計,就把六班長給放到地上,然後把排裏戰友們曬鞋的一只爛長條♂椅子擡到廁所,再把六班長給擡到廁所裏,放到了那只長條椅子上。六班長太◥累了,這麽折騰,自始至終,這家夥楞沒醒,“呼呼”的打著呼嚕,睡∞得太安逸了。這◣倆戰友還不錯,都把上衣脫下來,給六班長蓋到身上,然後都返回屋去Ψ 睡覺了。


                此後,六班長因為打呼嚕被扔到廁所裏,就成了戰友們飯前茶後的美談佳話。六班長Ψ只是覺得囧,特不好意思,別人問,他也只是笑笑,一臉的憨像。但是施工訓練學習從沒╱受到過影響,訓起戰茅山派眾弟子緊跟著也悄悄友們來,還是那麽厲害。再後來,六班長在※年底兵員復補時,就退伍了。


                我們的∑六班長性格靦,能吃苦,幹活兒肯賣而鑰匙卻沒看到力氣;槍打得準,文章也寫↓得好,還經常自己編詞譜些軍旅歌曲教戰友們歌唱,在團裏、師裏的歌詠比賽中拿過第一名。他的退伍,不知和他的頂級№“呼嚕”是否〖有直接關系?有詩為證:


                茫茫世界眾生多,

                攘攘人群面孔窩。

                呼嚕太響呼嚕錯,

                壯士留芳壯ζ 士和。



                  話說六班長季海樑,從部隊退伍後】,由國家給安排到了一№個國營制藥廠工作。剛去廠裏,當工人,而後當車間副主任㊣ ,而後當車間黨支部書記,再而後,升任黨委辦公№室主任。這期間,六班長三十而立,娶妻、生子,完成了人生的三部曲。六班長當了黨委辦公室主任後,生活就不像在車間裏那麽有規律了,不但忙,沒早沒晚,趕寫材料老是Ψ半夜而歸。那時沒有電腦,文字材料全憑一筆一劃的手寫。寫完了交領導○審閱修改,合格後再拿復寫紙一式幾份的謄寫出來,該上@ 報上報,該下發◎下發,總而言之是忙得一塌糊塗。更不可思議的是要經常出差,不是跟著領導◎去開會,就是忙著搞外調。有一天,六班長晚上回家跟妻子說:“給我準備準備,我要去□浙江溫州地區出個差。”六班長的愛人長得白白凈凈,如花似玉,是個醫院的護士,工作三班倒不說,還得照看才幾歲的孩子,也是辛苦的不要不要的。但是為〓了支持六班長的工作,愛人把放暑假的小〗妹叫來幫忙,免得孩子幼兒園放學後沒人照料影響工作。臨著六班長出々差的頭天,愛人問他:“你這次出差要走幾天?”六班長回答說:“半月左右吧。”愛人又問他:“你想過沒◥有啊,你一甩手拍拍屁股踮兒了,我怎麽ζ辦啊?”這一問,把個六班長問★得一頭霧水:“什麽你怎麽辦啊?你不是好好的嗎!”愛人說:“聽不到你的呼嚕聲,我睡不著,整宿整宿的失眠。你走個三天兩天的還好對付,可你這一走☆半個月,還讓人活不?你說咋辦哩?”六班長支支吾吾,當下也沒說出個子午卯酉來。抽了一支香煙,六班長仍掉♀煙頭兒,穿鞋下地。愛人問:“這麽晚了,還出去呀?”六班長說:“我去趟廠裏◢。”說完就出了門兒。約摸半個小時後感覺到他與以前,六班▅長回來了,手裏拿著個袖珍錄音機。六班長對妻子說:“你說得問題火啊好解決,我把自己打呼嚕的聲音給你錄下來,每天你就聽著錄音帶裏的呼嚕聲睡覺,就當我在你身邊兒 ,問題不就解決啦。”沒成想,這辦々法還挺好,靈,一下子解決了六班長愛人因聽不到六班長的打呼嚕↓聲而失眠的問題。而且∞以後每逢六班長出差,愛人就外甥打燈籠——照舊,聽著錄音帶睡覺,還真是了結了六班長的一樁心事。


                六班長季海樑這次去浙江溫州出差,不是一個人,而是三個人,他帶隊,後面跟著」倆女幹事,一個管人事,一個管檔案。買了票,登上臥鋪車廂,一幹仨人才算石頭落◤了地——踏實下來。按那時的出差規定,六班長他們只『能坐硬臥車廂。白天【趴在窗戶上盡賞車外的美景,尤其是車出上海要是因此而殺了他後,窗外的南國風景,郁郁蔥蔥,竹綠水清,直讓六班長他們仨人唏噓不已。吃了晚飯,沒多久,車廂裏的旅客都逐漸在床鋪上進入了夢鄉。六班長他們仨人,正好是上中下三個鋪。六班長睡下鋪,那倆女幹事睡中上鋪,也都逐步的睡著了。朦朧中,六班長只聽著有人拿╱東西“啪啪”地敲打著臥鋪中間的小飯桌:“起來起來起來,快點起來!”開始,六班長以為是叫喊別的什麽人呢,於是】不理會,擡擡眼皮繼續睡。沒成⊙想那喊聲還在繼續:“起來起來起來,說你呢,還不起來!”六班長一聽不對勁啊,沖我來【的啊!於是就睡眼朦朧的坐起來,一看,是位五大三粗的中年女列車員,正用一把拖布把子敲打著小飯桌:“對了,就是你。起來,你不能睡。”六班長真是莫名其妙,問:“我、我怎麽就不能㊣睡呢?”那女列⌒ 車員又用拖布把子敲敲小飯桌,幾乎是︼喊著說:“你睡?你♀睡了滿車廂的旅客都不能睡,你那呼嚕︾打得,也忒嚇人了,車輪聲都聽不到了。起來吧,起來坐坐,讓大家先⌒睡。大家不睡了你再睡!”六班長∏無奈,只好站起身來,用眼掃了車廂一圈,這才㊣發現滿車廂旅客那麽多的眼睛都○盯著他看。六班長那個囧啊,真是馬尾穿豆腐——不能提啦!


                不管怎樣,一路上尷尷尬尬,火車像頭老牛,越上海,跨蘇州,終於到〓了金華市。那時金華市就是終◎點站。從金華下火車,倒長途汽車,又走了多半宿,天亮時總算□到了溫州市。三個◇人找了家小旅館,要了三個床位,倆女幹事住了一個家,六班長獨↓自住了一個家。那時的旅館,都按床〓位算錢,一個家兩只床,占一只剩一只,沒準∏兒啥時候又來一個人,那只空床也就@占了。洗漱完畢,各自躺下又迷糊ω了一覺。尤卐其是六班長,在火車臥鋪車廂沒¤有休息好,正好現在是∮一個人占著一個家,可算是窩裏掏麻雀——逮著啦,美美的睡了一個上午∞,好好的補了一個覺,頓時覺得精神百倍,領著倆女幹事々在溫州街頭轉了一大圈,每人買得吃了一碗撈面,轉回旅館休息不提。


                到了晚上,大約九▆點多鐘,六班長的那個家又住進來一位客人。倆人▂的房間☆,床位滿員。六班長看這位新來的客人,長得粗粗大大,滿々身的贅肉,年齡大約就是個四十歲上下。一拉呱,方知道這位█客人是個山東漢子,一個國營大機械廠的☉采購科長,姓劉,也是才到溫州。說話間,只見這位劉姓科長從鼓鼓囊囊的提包裏掏出一只油紙包著的燒雞,又掏出一只肥▅疙嘟嘟的熟豬蹄兒和一★瓶山東燒刀子白酒,虛①讓了讓六班長,便不管不顧的大快朵頤▲,“吧唧吧唧”地海吃海喝於總起來。六班長耐心的等那劉姓▂科長把一個豬蹄兒、一只雞和一█瓶燒刀子吃喝完,雞骨頭豬々蹄骨頭扔一地,一片狼藉。又≡見那劉科長用油漬漬的肥手泡了一大茶缸濃濃的花茶,然後摸搓著鼓鼓的肚皮↑,轉身對六班長說:“兄弟,你先睡吧,別等我。我還要喝三泡茶』才睡哩。”六班長說:“劉科長,我這人有↘毛病,打呼嚕,怕刮噪的你睡不著覺。我再等等,等你睡穩了我再睡。”這劉姓科長聽了六班長的話,“哈哈”一笑,說:“嘛?打呼呼?你老哥我走南闖北」,坦克開過來我都〒照樣睡覺。我也▓打呼呼,到時候兄弟你可要包涵包涵哪!沒事,睡吧,兄弟!”


                六班長心想這卐下可好了,遇了√個知心人,同病相憐,惺惺相惜。睡吧,管他哩,被叫起來▓再說『。於是,六班長大放寬心,寬衣解帶,不一會便在呼嚕聲中沈睡過去。半夜的▓時候,六班長被一陣緊似一】陣的雷聲驚醒了:“娘的,這麽不巧 ,打雷,這麽∩大的滾雷,要下大∏雨啦。”六班長想。又一聽,不對。娘的 ,人家打雷是從天上◇來,怎麽這雷聲在身邊響▆咧?轉頭一看,乖乖,原來是這個劉科』長,正張著△個碩大的嘴,一聲連著一聲的在打呼■嚕。那呼嚕打得,嘖,真叫一個絕竟然有穿透鎧甲○●!六班長沒見過自己打︼呼嚕是個什麽德性,但今天晚上劉科長的【呼嚕確實讓他開了眼。只見那劉︼姓科長,大張嘴,呼嚕嚕得吸一口氣,就憋住了,停止↓了呼吸。老半天,那劉姓科長嘩啦啦的一松☆口,憋了半天的氣急著搶著往出跑,那聲音,震耳欲聾。像轟隆隆開過來勢不可擋的載≡重火車,像咚咚咚急射的喀秋莎火箭炮,似突突突連發連爆▼的重型機關槍,如大雨滂●潑中聲聲不斷由遠而近、又由近而遠︻的滾雷。每一聲呼︼嚕,都震得窗戶上的玻璃嘩啦啦的跟著顫動,每一①聲呼嚕,都震得屋子頂棚上那¤層薄薄的白灰悉悉索索的∩飄飄而落。六班長被♀震撼了;人人都說自己的呼嚕聲打得讓◣人受不了,沒成想這ㄨ世上竟然還有如此讓人拍案叫絕的打呼嚕的人。六班長被驚醒◤了;可想而知,自己在公共場合打呼嚕是如何的擾民!六班長看看表,才夜晚十∞一點多啊。乖乖,我的個娘哎ζ!這一宿,六班長◆遇到了真正的高手,徹夜無眠★啦。


                聽說,六班長出差回來後就纏著愛人看了呼吸科的大◥夫,遵醫囑配了一個呼⊙吸器。只要在公共◥場合睡覺,就戴上呼吸╳器。人們,再也聽不見六班長季海樑的呼☆嚕聲啦。這正是:


                河外有河天外※天,

                高山後邊♂有高山。

                道是無情■卻有情 ,

                柳暗』花明又一仙。

                (本文圖片選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筆者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