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三级网站

  • <tr id='czOGLC'><strong id='czOGLC'></strong><small id='czOGLC'></small><button id='czOGLC'></button><li id='czOGLC'><noscript id='czOGLC'><big id='czOGLC'></big><dt id='czOGLC'></dt></noscript></li></tr><ol id='czOGLC'><option id='czOGLC'><table id='czOGLC'><blockquote id='czOGLC'><tbody id='czOGL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zOGLC'></u><kbd id='czOGLC'><kbd id='czOGLC'></kbd></kbd>

    <code id='czOGLC'><strong id='czOGLC'></strong></code>

    <fieldset id='czOGLC'></fieldset>
          <span id='czOGLC'></span>

              <ins id='czOGLC'></ins>
              <acronym id='czOGLC'><em id='czOGLC'></em><td id='czOGLC'><div id='czOGLC'></div></td></acronym><address id='czOGLC'><big id='czOGLC'><big id='czOGLC'></big><legend id='czOGLC'></legend></big></address>

              <i id='czOGLC'><div id='czOGLC'><ins id='czOGLC'></ins></div></i>
              <i id='czOGLC'></i>
            1. <dl id='czOGLC'></dl>
              1. <blockquote id='czOGLC'><q id='czOGLC'><noscript id='czOGLC'></noscript><dt id='czOGL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zOGLC'><i id='czOGLC'></i>

                割資本主義尾巴

                回到知青點已經有好長時間,有一天,接到公社通知,讓全體知青到公社開會,做了簡單準備,留下做飯的於明傑和王娜,剩下的全都去公社開會。走在路上一直在猜測,“動靜這麽大,一定有很重要的事,要不,絕不會讓全體知青去公社開會。”劉元一面走一面說。誰也猜不透,只好往公社趕路。

                一進公社大院,四周是貼得都是標語,什麽“反擊右傾翻¤案風” “擊退資產階∮級向我們進攻” 等等言辭激烈的標語。開始開會了,一位公社負責人主持會議,首先傳達上級精神,緊接著◤開始鼓動,大致的意思是“現在有人不讓我們走社會主義道路,怎麽辦?必須和他們鬥爭到底,知青都是祖國的未來,決不能答應他們。”雲雲。那個長著一對鬥雞眼的公社副書記站起來打著手勢,陳╳詞激昂地說:“現在有些社員不安心生產隊的勞動,專搞資本主義,不上工,在家偷】偷編背篼,籮筐去賣,這是什麽行為?我看是和社會主義唱對臺戲,要抓一兩個典型做反面教』材,教育社員。知青要在各路口把守,看看到底誰在搞這些名堂。”公社頭頭在臺上講話,臺下的知青小聲議論著形勢,不時被臺上的主持【人點名批評。

                回到知青點,大家被分成三個小組與大隊民兵一起分頭把住路口。每天戴上紅袖標在路口盤查趕集的人。去買生活用品可以,但到集市上賣商品堅決不行,像雞、豬娃、背篼、籮筐就被當作罪證沒收。

                一天,我和劉元還有幾個民兵在路口正在站崗,遠遠看到一個社員有些不對勁,看到這裏有人就繞道行走。我對劉元說:“一定有問題,過去看看。”於是,就追過去,社員就往低喝一聲前使勁地跑,我和劉元︻就跟在後面玩命地追趕,等追上社員打開背篼一看,原來是幾頭豬仔,社員一看漏餡了,就央求放他一碼。說:“家裏小孩病了,婆娘正在著急,賣了豬仔抓些中藥給小孩看病。”一聽是這個原因,也就動了惻隱之心,我倆就沒再說什麽,就放他過去了。

                一會,幾個民兵也跟過來了,問是誰?我就說:“一個社員家裏小孩病了,出去買藥了。”一個民兵眼神好,遠遠望去,“那不是三方山生產隊邱桐山嗎?他都沒結∴婚,那來的娃娃啊?一聽上當了,我很是生氣,可轉念一想,人家也沒々有惡意,不就是賣幾頭豬娃嗎?就再沒說什麽,繼續在路口守√候,看到有社員過來就檢查一番,這樣就一天過去了。

                回到知◥青點各自訴說一天的發生的事,王維成說:“他們看見一些賣雞蛋的婦女本來想放過去的,可大隊民兵連長邱平山堅決不讓,雞蛋被沒收了,現在大隊部說讓咱們拿回去吃了,我們取還是不◥取?” “社員也挺不容易的,別取了,找個時間還給他們吧。”張榮清說。

                這時,於明傑說話了,他說:“知道剛來時趕集碰到的那個邱躍山嗎?他昨天被抓了,是公社檢查隊抓到的,聽說這兩天要批鬥他。這家夥早上4點多就翻山越嶺地去割紅柳,編筐出去賣,就像《青松嶺》電影上的錢廣,狡猾得很。昨天剛到集市上就被檢查隊抓個正著。” 正閑談著,陳林子和“海燕子”來說,看到楊山家裏好像有羊叫的聲音,去看看咋一回事。許清晨說:“這家夥狡詐得很,小眼睛一轉,一個鬼心眼,可得小心一點哦,你們先去他家,我和王維成在後山轉轉去,說不定他把羊藏到那個山坳裏了。”我們就分頭行動去了“羊豁梁”。

                一到他家門口,正好看到他從山上下來往家走,我大聲問:“你家是不是養羊了,這可是不允許的哦,現在到處都在學大寨,到處都在農業基本建設,你不積極參加,卻在搞資本主義。”

                楊山的小眼睛發著光,笑呵呵地說:“我還不算積極參加呀?我兒子、兒媳每天都在山上勞動,我也是一天也不落。今天肚子有些不舒服,熬些山楂喝了,剛上了一趟茅房,你們◤就來了,有事嗎,請到屋裏坐。”說著那副會說話的小眼睛不時地向外瞟。

                我們“呼拉”都進了★他家,前後到處找,也沒找到羊。楊山說:“我不會和上頭對著幹的,我知道輕重,決不會幹違反政策的事。你先喝會茶,我給你取核桃吃。”我坐在他對面觀察了一會他臉上的表情,總覺得他很狡詐,但又找不著證據只要作罷。出門時,告誡他,不要做違反上級指示的事情,楊山點頭稱是,大夥就下山了。

                批鬥邱躍山

                四月的一天,正在地裏幹活,突然遠遠地看見從田間小道上走來一些人,走近一看,是公社郭副書記和一些工作人員,我很納悶,他們來幹〇什麽?這時,已經走到幹活的地裏。

                郭副書記說話了:“今天來這裏開個地頭社員大會,批判走資本主義的道路的代表邱躍山,讓他從思想上充分認識自己的錯誤那件東西完全可以肯定行為。”他又說“現在有一股右傾翻案風正在興起,某些人對現在的大好形勢很不滿,怎麽辦?就是要和他們鬥爭,不能讓他們破壞現在大好形勢。”這時,我才知道全國正在“批鄧”。地富反壞右分子被帶到地中間,民兵連長邱平山大喝一聲,“邱躍山,站出來,和他們站在一起。”只見那個邱躍山毫無表情地站在地中央,那些地富反壞右也站成一排讓大家批鬥。郭副書記讓社員發言,可誰也不發言,你推我,我推你,互相推搡著讓對方先說。

                郭副書記見誰也不發言,就對知青說:“你們是毛主席派下來鍛煉的,思想覺悟高,先帶頭發言。”說完,就指著王維成讓他帶頭發言,王維成站起來說:“邱躍山的行為是和農業學大寨唱對臺戲的,不搞好集體生♀產,不學大寨,光想個人發家,怎麽行呢?”這時,大家才你一句我一句對邱躍山的行為進行批判,那些地富反壞右分子一直在太陽下陪鬥,一個年紀冷聲道較大的地主分子突然渾身有些顫抖。

                “不好,要暈倒了。”我的話還沒說完,就看見他一下倒下去了。會場被轟殺一下子亂了,幾個社員趕緊掐他的人中,又把他擡到陰涼的地方,郭副書記一看這陣勢,說大聲喊道:“今天的會就開到這裏,大隊還要繼續對邱躍山進行批判,直到他徹底認識錯誤為止,把那個地主分子擡回家,明天別讓他上工了。”

                我小聲嘀咕“不就是買了幾個籮心中也是震驚道筐嗎?有什№麽大驚小怪的,真是拿著雞毛當令箭吶。” 郭副書記正巧從我身邊過,聽我在嘀咕,就回頭問我:“你在說什↘麽?什麽叫拿雞毛當令箭?你的這種思想很危險呀,”我剛╱要和他爭論,被劉元和王維成一把把我按在地下,不讓我說。郭副書記又對劉元和王維成說:“你倆要好好地幫助他,他的思想很成問題。”說完很不高興地看了』我一眼,就急匆匆地走了。

                這時候,畢隊長過來批評我,“你這個年輕人也太沈不住氣,郭副書記是誰,是公社幹部,平時來我【都懼怕他,誰也不敢和頂嘴,你有什麽看法心裏藏著,老邱是個什麽樣人都∏很清楚,讓批就批唄,你還得沈住氣呀,別讓他對你有成見了。”這話被以後的發生的事驗證,後來那個郭副〓書記對我就是有了看法,我一直被他壓著,直到我表現得很突出,他才改變對我的看法。社員們也圍過來對我說,這個郭副書記你可得罪不得,那個挨批判的邱躍山遠遠地看著我,眼中充滿了感激。

                回到知青點大家對我的冒失道塵子行為進行了批評,王娜、張榮清都批評我說:“來這裏是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將來還要回去,你這麽冒失,你回不去,怎麽向你手段太詭異了父母交代?”可許清晨不這麽認為,他沒好氣地說:“那個姓郭的,算什麽狗東西,看他那個神氣樣,張口就罵人,動手就▂打人,我就看見過,他罵那個地主,還動手打邱躍山,要是我,我早就還手了” 他的這番話,我聽起來還很舒服的。徐曼麗、王維成、劉元一起指責許清晨不該那樣說。

                白雲說:“現在是批評〒舒永平,你還給他打氣,你是希望他永遠在這裏紮根呀!!”開始吃飯了,我端著一碗飯蹲在院子裏獨自一個吃,男同學過ξ 來蹲下圍在一起邊吃邊聊,最後不知誰放了一個響屁,熏得我們四處跑開,引得女同學也大笑起來。

                吃完晚飯,我和許清晨、於明傑躺在床上說笑話,一個很小的聲音傳進屋○裏,“青年,我和你說幾句話。”一聽是從們外傳武器就是月牙劍進來的,於明傑大聲問是誰◆?外面的人這才提高嗓門自報姓名。“是邱躍山。”都嚇了一跳,於明傑回問“有事嗎?”對方回答:能不能讓我進去去說。我們仨一商︼量,我們三個人呢,能怎麽樣?我就下地開門讓他進來說。

                邱躍山進來就站在門口,“想請你們去我家作客,我家有幾感覺箱峰,還有核桃,毛栗子。”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替他說了公道話,他來感謝的,大家互相看了一眼算是商量,最後許清晨說“去!你把酒準備好,我還要三種力量喝你的蜂蜜呢!”我也表示要去,於明傑說,他怕山高不想去,我和許清晨說好,第二天去拜訪他,邱躍山很高興那一刻,就道謝出門了。

                (來自《在那遙遠的村莊》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