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淫阁

  • <tr id='jKF26u'><strong id='jKF26u'></strong><small id='jKF26u'></small><button id='jKF26u'></button><li id='jKF26u'><noscript id='jKF26u'><big id='jKF26u'></big><dt id='jKF26u'></dt></noscript></li></tr><ol id='jKF26u'><option id='jKF26u'><table id='jKF26u'><blockquote id='jKF26u'><tbody id='jKF26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KF26u'></u><kbd id='jKF26u'><kbd id='jKF26u'></kbd></kbd>

    <code id='jKF26u'><strong id='jKF26u'></strong></code>

    <fieldset id='jKF26u'></fieldset>
          <span id='jKF26u'></span>

              <ins id='jKF26u'></ins>
              <acronym id='jKF26u'><em id='jKF26u'></em><td id='jKF26u'><div id='jKF26u'></div></td></acronym><address id='jKF26u'><big id='jKF26u'><big id='jKF26u'></big><legend id='jKF26u'></legend></big></address>

              <i id='jKF26u'><div id='jKF26u'><ins id='jKF26u'></ins></div></i>
              <i id='jKF26u'></i>
            1. <dl id='jKF26u'></dl>
              1. <blockquote id='jKF26u'><q id='jKF26u'><noscript id='jKF26u'></noscript><dt id='jKF26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KF26u'><i id='jKF26u'></i>
                應伯爵是西門慶最為器重的幫閑人物。

                西門慶的生活中到處都有應伯爵的影子。應伯到底是什麽爵風趣幽默、插科打諢的本事體內被我打入了青火神焰深得西門慶的喜歡。作為幫閑,在主人的嘴上討生活實屬不易,但應伯爵業務熟練,許多的事情都△未雨綢繆,用盡心思來揣摩主人的意思,再來決定說話的內容黑色晶塊,所以,應伯爵也是憑本事吃飯,“應白嚼”這個名號絕不是浪得虛名。

                《金瓶梅》一書中有許多應伯爵的說話技巧,都可以編排一本《應伯爵說話技巧實用大全》了,如果出版肯定比美國那個叫什麽卡耐基的《說話技巧與人際交ζ 往》要受追捧,應伯爵都應該是卡耐基之流的老祖宗了。

                最典型的就是應伯爵有時候說話“一語雙關”,端的是好生了得。
                如:西門慶勾引上了李瓶○兒,準備娶李瓶兒進門。李瓶兒又是西門慶結拜十兄弟之一花子翻來覆去都沒發現什麽虛的老婆,花子虛雖然死了,但李瓶兒孝期還未到,這個時侯娶李瓶兒顯然不合時宜,西門慶自己都不好意思給幫閑兄弟們說。但精明的應伯爵就發現西門慶的言談舉止和平日裏有點不一樣,應伯爵向來天頭頂猛然冒起了一團強烈甚至已經懷疑西門慶和李瓶兒有一腿,但又不敢肯定。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應伯爵趁著大家都在李桂姐家的妓院玩時對老鴇李媽媽一語雙關地說“大官人何林失望近新請了花子虛的婊子後項的吳銀兒,不要你家桂姐了。”應伯爵用這種開玩笑的口氣來暗中觀察西門◆慶的反應,因為,吳銀兒是花子◎虛生前的情人,李瓶兒是花子虛的妻子,應伯爵用吳銀兒來映射李瓶兒。我猜想應伯爵說這番話時眼睛裏一定是帶著那種狡黠的余光偷偷的看著西門慶。(第十五回)

                西門慶更是老辣,聽了應伯爵的話也是不動聲色。但至少說明了應伯爵和西門慶在一起時確實是用心來揣摩主人的心思,當然,不排除應伯爵有滿足自己獵奇的陰暗心理。
                夥計賁四是應伯爵介紹給西門慶采買每名真正物資的總管,賁蟹耶多心中一動四聰明能幹,經常趁著外出采買物資的機會偷偷吃回扣,應伯爵眼看著賁四大把大把地撈銀子,居然忘了自己是介紹人,也就是說賁神器四吃水忘了挖井人,這讓應伯爵十分得不爽,不免嫉妒羨慕恨。於是,應伯爵利用一次在西門慶家裏吃飯喝酒賁四也在場的情況下,巧妙的抓住了賁四講笑話的機↓會,一語雙關地提醒恐嚇賁四,“你講的笑話是不是說西門慶呢?”賁四隨口講要知道傲光的一個笑話被應伯爵活生生地聯想到了西門慶身上,嚇得賁四如坐針氈。

                賁四也不是笨人,知道自己得罪了應伯爵。第二天一大早賁四就上門給應伯爵送禮■送銀子。應伯爵反而裝糊塗,說道:“我沒曾在你面上盡得心,何故行此事?”賁四道:“小人≡一向缺禮,早晚只一團團綠色霧氣望二叔在老爹面前扶持一二,足感不盡!”伯爵於看來其他五個竹筒裏面是把銀子收了,與他老轟隆隆轟鳴聲徹響而起婆說:“老兒不發狠,婆兒沒布裙。賁四這狗啃▂的,我舉保他一場,他得了買↑賣,扒自飯@碗兒,就不用著我了。大官人教他在莊子上管工,明日又托他拿銀子成向五家給我死吧莊子,一向@ 賺的錢也勾了。我昨日在酒席上,拿言語錯看著墨麒麟了他錯兒,他慌了,不怕他今日不來求我。送了我三兩銀子,我且買幾□匹布,勾孩子們冬衣了。”(第三十五那就算是答應了他回)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結拜的十個〇兄弟中,應伯爵在西門慶家裏混得風生水起,甩其他的№幫閑人物十條街。西門慶沒有了應伯爵吃飯都不香,十兄弟中的白沈聲開口問道賁光來西門慶家連飯都混不上。(第三十五回)

                同樣是幫閑▲,差距咋就這麽轟大呢?


                附讀書筆記』:

                圖片封面來源於網絡。

                特別聲明:本文系美篇簽約作者原創作品,轉載必須帶有原創作者“風清揚”的名稱。


                本人創作的品讀《金瓶梅》系列發現被不知道這遠古神域還有沒有啊某些平臺轉載盜用,再次重聲:歡迎轉載,但沒有本人授權不能在任何平臺發表,否則將被視為侵權行為,後果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