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收藏家

  • <tr id='pCEJPL'><strong id='pCEJPL'></strong><small id='pCEJPL'></small><button id='pCEJPL'></button><li id='pCEJPL'><noscript id='pCEJPL'><big id='pCEJPL'></big><dt id='pCEJPL'></dt></noscript></li></tr><ol id='pCEJPL'><option id='pCEJPL'><table id='pCEJPL'><blockquote id='pCEJPL'><tbody id='pCEJP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CEJPL'></u><kbd id='pCEJPL'><kbd id='pCEJPL'></kbd></kbd>

    <code id='pCEJPL'><strong id='pCEJPL'></strong></code>

    <fieldset id='pCEJPL'></fieldset>
          <span id='pCEJPL'></span>

              <ins id='pCEJPL'></ins>
              <acronym id='pCEJPL'><em id='pCEJPL'></em><td id='pCEJPL'><div id='pCEJPL'></div></td></acronym><address id='pCEJPL'><big id='pCEJPL'><big id='pCEJPL'></big><legend id='pCEJPL'></legend></big></address>

              <i id='pCEJPL'><div id='pCEJPL'><ins id='pCEJPL'></ins></div></i>
              <i id='pCEJPL'></i>
            1. <dl id='pCEJPL'></dl>
              1. <blockquote id='pCEJPL'><q id='pCEJPL'><noscript id='pCEJPL'></noscript><dt id='pCEJP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CEJPL'><i id='pCEJPL'></i>


                作者:風淩天下

                P圖:潤物無聲楊紅俠

                朗誦:潤物無聲楊紅俠



                九重天,雲海間,風雷臺,一線天!

                這裏,便是九重天大陸,上三天,一處絕地,風雷臺!上可接風※雷,出入▲一線天。


                但此刻,風雷臺上,卻是一片腥風慘霧!



                “楚陽,交出九劫劍,饒你不死!”

                “楚陽,你已經死↑到臨頭,還我是來請罪是交出九劫劍吧。我等可以為你留】一個全屍!”

                “楚陽,九劫劍這等天下第一神物,在你手上純屬浪費,多少年了,你毫無進展,根本就是暴殄天物!還是交出來吧←。……”



                一陣陣喧囂的叫聲從四面八方@ 傳來。


                風雷臺中央,微微凸起的一塊大石頭上,楚陽一身黑衣,渾身浴血,披頭散發,但臉上,卻是恒久的冷漠。眼中神色,依然如磐石一般╲冷靜凝定!身軀,依然如標槍一般筆直!正如他手中的劍,充滿了寧折不彎的意味!縱然他已經受了致命重傷!

                  

                在他的腳下,四周方圓數百丈之ω 內,無數的殘肢斷體,鮮血淋漓。看著四周一片只是呼喊,但卻並不沖過來的一眾高手們,楚陽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誚的笑,傲慢而不屑!


                面對這如雲高手,縱然他已經山窮水盡,卻還潛力是傲氣沖天!



                這些人都打得好算盤。他們知道∮自己現在雖然已經是油盡燈枯,但無↓論誰上來,都要面對自己同歸但是他看到白素已經拿出了日語教材書於盡的一擊,誰也不願意當那個墊背的。只盼望有人楞怔怔的沖上來找死。但卻誰也不傻,所以他們幹脆在這時候竟然不約而同的停了手。


                這樣的人,這樣的心性,修為再高,人數再多;縱然可不陪你們玩了以殺我一萬次,也不配與我為敵!


                楚陽譏誚的笑著,緩緩坐★了下來,臉上雖然仍舊聲色不動,口中依然一言不發。但心中,卻充滿了疑惑。九劫劍在自己手中的事情,怎麽會泄露出去的?



                自己明明前後考∑察了三年才確定這上三天風雷臺中有第九劫劍的一截劍身,費盡千辛萬苦,才終於找機會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來到上三天,但為何自己來到了這々裏之後,卻遇到了如此聲勢浩大的埋伏?


                今日,自己進入上三天,也才不過●第五天而已!剛剛尋找到風雷臺,就遭遇了這次伏擊!今日之局,純粹死局!自己一向以打算繼續向前追去行蹤詭秘出名,誰知道自己的計劃?


                自己連續沖了十幾次,每一次,都被人擋了回來!而自己選擇的這些地方,都是屬於死角!按常理來≡說,自己絕無沖不出去的道理!是誰如此了解自己的習慣?這個暗☆中的敵人,是誰?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楚陽很久。



                九劫劍閃亮的劍身,映照著天上的日光,便如在半空中畫出了一道長虹。所有如此一來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是心頭火熱。恨Ψ不得那神物就握在自己手中!


                上古神物!九重天大陸第一神物!

                誰得到了九劫劍,誰就能天下ω無敵!九劫劍之中,就有這個天下無敵的大秘密!據傳說,九劫劍的威力【,還不止於此√。

                九劫九重天,一劍滅世間;千秋尊萬古,九重天外天!


                這是世間⌒ 流傳的關於九劫劍的唯一的一句歌謠。來處已不可考。九劫劍,一向都只是一個傳⊙說,誰也沒想到,有一天九劫劍竟然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楚陽心躁動中也在疑問。九劫劍,不錯,自己是得到了九劫劍,而且一步一步的尋找到了五截劍身。但他♂卻失望的發現,九劫劍的威力並不是給朱俊州鼓勵想象之中的大!而且,自己與九劫劍之『間,始終有∮一道明確的隔閡。無論自己用鮮血澆灌,還是用自己的誠心感悟,都沒有絲毫效果。這是為ξ 什麽?

                  

                為何?為何?!極於情,極於劍!自己◣滅情入劍,以劍道入武道,以武道求天道,以終身孤獨為代價,以遍地殺戮為□度世寶筏,可惜終究還是不※能練成九劫劍,練成九重天神功!!

                  

                是自己選擇錯誤?還是這條路根本就是錯誤的?或者說……自己的←無情,還未能符合於九劫劍?無情劍客無情劍客,劍←客若有情,還算什麽劍客?劍道武道天道,終究都是無情的……可生死之際的▂現在,為何卻如Ψ此動搖?


                九劫劍啊九劫劍,你的秘密,究竟是什麽?!



                看著四周貪婪地@盯著九劫劍的目光,楚陽心中苦笑一聲。你們只知道得到這九劫劍∞就能天下無敵,但你們可知〖道,我為了這九劫劍,付出了多少?什麽都沒有了啊。


                一條¤紅色的曼妙人影,似乎在腦海中閃現,越來越⌒ 是清晰,慢慢的紅袖輕揚,冥冥中,似乎有飄渺的音樂◣響起,而那曼妙身影,就在一片虛無飄渺中緩緩起舞……


                楚陽的眼波突然變得悠遠悵然、傷感……

                鮮血在流,楚陽清晰地感應到自己∮的生命在快速流逝,他一生追求武道,入情、破情、出情至無情後滅情,在瀕臨死亡的一刻,他ㄨ本以為唯一的遺憾應該是有生之年沒有達到他追求一生的至高境界,但讓他沒想到的是,此時此刻,腦海中竟然冒出來一個,他本以為早已忘卻♂的身影。



                那紅衣飄飄豐姿絕美的身影啊,那一回眸,一扭身……都是絕№頂的風情,在輕靈曼妙的在自己心裏載歌載舞,每一次回眸看著自己,都帶著如海的深情……莫輕舞,楚陽入情◥破情的女人!


                “原來,我並沒有真正的破情……”楚陽嘴角露出一絲自嘲的微↑笑╱,喃喃自語道。一絲悔意,悄然在↘他的心中蔓延,如同煙霧般,剎那間席卷了他的整個心靈。在這一刻,他的心再也不受控制,也不想控制……


                輕舞!未知我此次赴黃泉,可能與你相聚》?

                輕舞,你可知當初為了修煉三劫滅情斬離開你,我有多麽∑ 後悔……


                楚陽心中一片悵然酸澀……



                “大家一起上!幹脆的剁了他!至於★九劫劍,咱們徐徐商議不遲!”一人大聲╳叫道:“若不然,等他回復一些,就輪到我們大費手腳了!”



                預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