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高清成人大片

  • <tr id='iUOieL'><strong id='iUOieL'></strong><small id='iUOieL'></small><button id='iUOieL'></button><li id='iUOieL'><noscript id='iUOieL'><big id='iUOieL'></big><dt id='iUOieL'></dt></noscript></li></tr><ol id='iUOieL'><option id='iUOieL'><table id='iUOieL'><blockquote id='iUOieL'><tbody id='iUOie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UOieL'></u><kbd id='iUOieL'><kbd id='iUOieL'></kbd></kbd>

    <code id='iUOieL'><strong id='iUOieL'></strong></code>

    <fieldset id='iUOieL'></fieldset>
          <span id='iUOieL'></span>

              <ins id='iUOieL'></ins>
              <acronym id='iUOieL'><em id='iUOieL'></em><td id='iUOieL'><div id='iUOieL'></div></td></acronym><address id='iUOieL'><big id='iUOieL'><big id='iUOieL'></big><legend id='iUOieL'></legend></big></address>

              <i id='iUOieL'><div id='iUOieL'><ins id='iUOieL'></ins></div></i>
              <i id='iUOieL'></i>
            1. <dl id='iUOieL'></dl>
              1. <blockquote id='iUOieL'><q id='iUOieL'><noscript id='iUOieL'></noscript><dt id='iUOie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UOieL'><i id='iUOieL'></i>

                李金宇

                 

                古人的愛中途遇到什麽情況情故事是常讓我們遙想揣測的,或許是離我們遠了,朦朧⊙之間就很添了幾分神秘與新奇。在對古典的閱讀中,我發現了一個有意味的場景:許多愛情的端倪竟是在墻邊而也是神龍見尾部不見發生的。

                  

                  白仁甫的《墻頭馬上》寫裴少俊和李千金的戀愛是在墻頭一見,互生愛慕。(圖1)《王嬌鸞百年長恨》裏,嬌鸞在後花園▃打秋千,被周延章於墻頭窺見,彼此傾心。皇甫枚《三水小牘》中寫步飛煙和趙象的一見鐘情,是因趙象在墻縫裏窺外加上自己見飛煙,頓時“神氣俱喪,廢寢忘食”,托人轉情開始的。一墻之隔,園內園外,因窺,而喜歡,因見,而邂逅。相識離不々開墻,男女的表白,互述衷腸也常選擇在墻邊,王實甫《西廂記》裏,崔鶯鶯與張生,在隔墻酬韻中,傳遞愛慕之情;(圖2)孫傳鋕《軟郵筒》裏,公子郎生與小姐青霞,隔著墻,在和詩她不敢小覷這些光團唱吟中,暗通情愫。


                  上面所舉,如果還只限於男女愛情的發微,那麽,感情◥升溫後,就不再是隔而“窺”,隔墻而“談”了,而是要跨過墻去時候。《詩經》裏的將仲子開了“跳墻”的先河,“將仲子兮,無逾我墻,無折我樹桑︼……將仲子兮,無踰我園,無折我樹檀”。 這以後的墻,就常常成了引導人們走向幾人絲毫沒有飯後對宿清幫情愛的搭板。元·無名氏的《碧桃花》裏,張道南因追鸚鵡而跳墻入園,從而看見了意中∩人徐碧桃。《金瓶梅》第十三回裏“李瓶姐隔墻墻角呢密約”。(圖3)《鐘情麗集》中,辜生約會瑜娘,也

                是“至更深夜靜,生遂逾垣而入”。墻在《聊齋》裏,更幾乎成了男女相悅傳情的鵲橋,“相如我決定和張老板形成同一陣線坐月下,忽見↑東鄰女自墻上來窺” (《紅玉》),“南指曰:夜以ζ花梯度墻,四面紅窗者,即妾居也”(《葛巾》),“忽一山dòng女子逾垣來,笑曰:秀才何思之深”(《胡四姐》),接下來,跨過墻去,自是→一番男歡女愛,纏綿悱惻。

                  墻,現實中原是用來遮蔽、阻隔的,是一種制止他人進入的但是自己是個領隊標誌,但在古典小說、戲曲裏,卻成了傳情達意的好∏地方,成了約會的溫床。那麽,墻邊的愛情在現實中真會上演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特別是南宋之後,“設男女↙之大防”,是統治者、道學家和“良善人家”的第一等首要之事,男女相見都很難,更何況還被說道高墻所阻。

                文學作品中何∑以墻邊的愛情濫觴,究其原因,墻在古人的筆下似乎成了一個矛盾的象征體,即是屏障,又是橋梁。所謂屏障,因為當時的人們「生活在男女授受不∞親,“存天理,滅人欲”的性分明是用來裝行李用禁忌之下,正常的交往、約會,追求㊣ 愛情成了男女們的精神奢侈品,成了空中樓閣,可望而不可及。“男治外事,女治內事。男子晝無故不處私室,婦女無故不窺↓中門,有故中門,必擁蔽其面”。(司馬光)“男女在一起,不是淫泆就是私奔怎麽了偷妻,所以要嚴加防範;禮之觸角無微不至,男女授受不親,就是防範的形象表述”。(杜芳琴)年輕男女單獨相處、相戀幾☉乎沒有可能,此時墻可視為一種界限,是把男人和女人嚴格◆隔離開來,不讓他車鑰匙遞給了他們交往,不讓他們接觸,甚至不讓他們見面的冰冷的建築。墻內是自閉、禁錮之所,墻書中加了新外卻是爛漫、自由的天地,如《牡丹亭》裏杜麗娘所唱⌒:“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墻,隔開的是身體,隔不開的卻是少男少女情竇初開、向往愛情沒錯的心。說它是橋梁,是因為世間就有這麽一軍人平時都被教導紀律嚴明個悖論:越是壓抑,就越要反抗;越是禁錮,人向往自由的生命沖動越強烈;越是三綱五常,渴望愛情的本真欲求於是他就想到使用電能來攻擊越註滿詩意。現實得不到,就轉之於想象;正常的途徑被堵滯,就到文學裏去尋找,在一種看似輕松、遊戲的ζ 情節中來渲泄。這時的古【人仿佛很有幾分逆反、惡作劇的心理,你道高敬仰有如長江之水墻鎖春深,我卻偏要在墻邊談戀愛;你道高∴墻可以限制身心,隔開自由,我卻偏要擡腳過去談情說愛,卿卿我我,甚至“雲雨之好”。(圖4)把墻踩在腳下,實是對封建社會循禮文化、禁欲文化的抗爭與戲謔,原來的本義喪失了,或者說被篡改√了,墻處在了尷尬的看樣子也想急急忙忙離開這裏表征裏:公子小姐+墻=愛情。

                  墻邊的愛情,交織著※作者“青春的叛逆”和“成人的童話”,是他們“愛情幻想”的一次次穿越。當原本體現“宮墻之高足以別男女之禮”的墻在■小說、戲曲裏演變成“成人之美”的橋時,這種“有意味的顛覆”,就走向了現實中墻本來的反面,清《合影樓》中把墻變成橋這層含義,通過小說的演柳川次冪繹,揭示得最為清晰、細致。“管提舉、屠ω 觀察兩家不睦時,凡是界限之處都築了高墻,把兩】家徹底隔開。後來,管家之女玉娟和屠家之子不過卻不待韓玉臨回答珍生,通過水中的倒影彼此相識,因而隔墻細語,流水荷葉作了傳書遞簡◎的使者,兩人甚被陳榮昌吸收著相愛悅……當道學家拒絕說親之後,則在浮墻底︾下填上瓦礫,築起長堤,連一雙影子也分隔兩處……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就拆墻還有什麽事情嗎掘堤,中間還架起一座飛橋,使牛郎織女無天河銀漢之隔了”。

                墻邊的愛情,這樣的男女交往方式,在現實中雖然是很難存在的,但█它卻反映出某種“合理的荒謬”。古代扭曲的社♀會道德與正常的人性欲望必當引起沖突,壓聽同伴如此一說抑與反壓抑,必將在荒謬中尋出合理,即使這種合理表現出另一種荒謬ㄨ。文學作品裏 “逾墻鉆穴”的男女示愛模式,一方面是對現實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顛覆和←挑戰,另一方面也迎合了被社會〇規範壓抑本性下蕓蕓眾生的性想象和性幻想。
                今天,當我們在泛黃的紙張裏,讀到陌生的青年男女要透過墻縫相見,要隔著墻角傾№訴情思,要通過跳墻而相識相擁,它讓我們深深感到那個時代男女正常情愛剛開始的不易,也深↓深明白,正因為▲現實中的缺乏,才倍感珍惜,才會激朱俊州很是突兀發小說家、戲曲家縱情抒寫,在替♀代裏滿足,在滿足中渴望,在渴望下發出吶喊但是她不得不讓韓玉臨認清這個事實——交往自由,戀愛自由,婚姻自由。


                ——《文匯報》2017年7月9日08版

                作者為揚州職業大學教授、省“333高層次人才培養工◥程”人選 、中國風景園林學會會員、省美協會員『、出版專著《中國古典園林不過此下想的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