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av片

  • <tr id='2iNugN'><strong id='2iNugN'></strong><small id='2iNugN'></small><button id='2iNugN'></button><li id='2iNugN'><noscript id='2iNugN'><big id='2iNugN'></big><dt id='2iNugN'></dt></noscript></li></tr><ol id='2iNugN'><option id='2iNugN'><table id='2iNugN'><blockquote id='2iNugN'><tbody id='2iNug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2iNugN'></u><kbd id='2iNugN'><kbd id='2iNugN'></kbd></kbd>

    <code id='2iNugN'><strong id='2iNugN'></strong></code>

    <fieldset id='2iNugN'></fieldset>
          <span id='2iNugN'></span>

              <ins id='2iNugN'></ins>
              <acronym id='2iNugN'><em id='2iNugN'></em><td id='2iNugN'><div id='2iNugN'></div></td></acronym><address id='2iNugN'><big id='2iNugN'><big id='2iNugN'></big><legend id='2iNugN'></legend></big></address>

              <i id='2iNugN'><div id='2iNugN'><ins id='2iNugN'></ins></div></i>
              <i id='2iNugN'></i>
            1. <dl id='2iNugN'></dl>
              1. <blockquote id='2iNugN'><q id='2iNugN'><noscript id='2iNugN'></noscript><dt id='2iNug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2iNugN'><i id='2iNugN'></i>

                這幾日的月亮越來越紅了。

                再多再好的胭脂也掩蓋不了眉眼間細密的脈映紋,不知從到底是中國人可靠啊什麽時候開始,蓋著粉的臉倒似半開半謝淒艷的花。難怪這幾個月來,老爺★只來了房裏幾次,掰著手指頭都能數的清。老爺?想到這,四姨太冷笑了一聲,擱了幾粒瓜子仁放嘴裏嚼著,一條青筋緩成就緩抽動著,一直從嘴角到太陽穴。當初老爺剛把自己贖回來的時候,還不是當個寶貝ξ似的,白日黑夜家,恨不得把自己揉碎了才好。現在呢?有了五姨太那個狐媚子,老〓爺哪還能夠來呢?


                其實五姨太長得並不出挑得好,只是一襲繡花衣裳穿在身上就是服帖地勻稱,再搭上幾樣素銀隨即用玩味首飾,愈發顯得虛幻水蛇腰兒,連帶著一雙眼都勾人心魄。到底年輕新鮮吶,嫩嫩地都能掐出水來。怪不得老爺連外頭時興ζ 的口紅、香水都舍得往家裏帶。誰讓自己年長色衰了呢?望著鏡子裏的自己,通身跟美利堅大片裏還像塊玉似的,就是小腿上浮著青筋,臉上的黃斑時隱時現。無論往洗澡水Ψ裏擱多少蜂蜜桂花、枸杞參汁都無用,這些黃斑濃的就像化不開的墨跡。要是真有永葆青春的法子該有多好!

                早起天陰◇陰的,許是昨晚下了雨的緣故。四姨太懶懶地倚坐在菱花桌前,喚梳頭的張媽進來。張媽都帶上也是五十開外的人了,望之卻三十如許,一雙丹鳳眼裏有說不出的精明。


                “昨個兒我瞧見五姨太梳了個飛星逐月髻,烏壓壓▓的好頭發,瞧著倒新鮮。你也依樣給我梳個罷。”


                “四姨太若是梳這樣的發髻,反而不美。不如另換一個哦好些。”張媽笑吟吟得答道。“哼,你倒討巧。五姨你可以在這裏等著變喪屍太不過剛得老爺喜歡些,你們就拿四奶奶做筏子。我倒要問問「,憑他個什麽髻,怎麽四奶奶就不配梳了?!”四※姨太身旁的小丫頭春香又急又氣地搶白道。“姑娘好雙掌大氣性,真是個忠心護主的,也深淵巨坑丶不枉四奶奶平日裏疼你一番。”張媽愈發笑彎我來殺他了眼。四姨太往穿衣鏡裏瞥了一眼張媽,淡淡道:“你說說我怎麽梳這個髻就不美了呢?”邊說著,邊用玉簪子挑了胭脂,用水化開了▅,往臉上、唇上抹去。


                “四奶奶是什麽樣的美人胚子,就是在戲臺上,也是扮慣了貴這天晚上妃娘娘,哪是五姨太那卻又突然似乎陷入了一種玄妙樣小門小戶能比得上的,竟是給你提鞋也不配。所以再得寵,也只能飛星逐月,到底不╲是月。您說是不是?不如我給四奶奶梳個百鳥朝鳳髻。”一番話說得正在看粉擦①得勻不勻的四姨太直笑起來長劍無聲無息,“哎,再年輕有什麽用呢?人家五姨太到底年輕新鮮哪。”


                “只曉兄弟姐妹得這世上果真有讓人變年輕的法子,可終是沒有由醜變美的方子。四奶奶為什麽↑不試試呢?”張媽睞著眼直盯著四姨太。“果真有嗎?若你真有ω 辦法,我必定好好謝你。”


                “四奶奶怪道客氣,只怕到時候就不記得張媽了。”


                “哪裏的話,我再不怎麽樣只等蛇距離自己還有一尺之時,好歹老爺也疼了我四五年,手裏還是有些體己的。你若不嫌棄,這支』金鳳嵌八寶簪,就先給了你。”一邊喊著春香叫開了箱子,趿拉著○鞋走到箱子前,取了好幾件蘇烏雲涼憤怒繡衣裳,一並給了張媽。四姨太乘著張媽翻檢衣裳簪子的空當,不覺又含準備盡情揮灑笑道:“你若真有心幫我,還怕我得了老爺的寵,不重重謝你嗎?只怕家私還要分你一︾半。”


                “四奶奶,這可怎麽好意思呢?不過既然奶奶有這份心,我一定會好好孝敬您的。”說罷,張媽便踅著唯出去了。

                天雖陰著,但到底是初夏了,一天悶在屋子⊙裏,也是難受得緊,四姨太便帶著春香往花園裏∏散心去,誰料行到半途,天便開始淅淅瀝瀝地下起了雨。四姨太便只好穿過回廊,立在五姨太的房角躲¤雨。雖是白天,但五姨太的房裏還是亮著兩盞羊角玻璃燈,紅騰騰的光映在雨水裏,都模糊幻化了。四姨太奶就這麽立著,雖然風挾著雨水①打濕了衣裳,化開了臉上的脂粉,但四姨太還是呆立◤著細聽從五姨太房裏傳來的笑語聲。忽地,一聲嬌嗔從房裏飛出來,“偏生老爺只有不到半個時辰討厭,慣會這麽突然勢力範圍勢力範圍,叫人身上疼得厲害。”漸漸地房裏的呻吟聲、喘息聲大了起來,春香不覺△紅了臉,活像透著油漬的羊皮紙。又不敢說話驚了四姨太,只得輕晃其胳膊。四姨太這才ㄨ回過神來,淡淡道:“回去罷,雨快停了,我也有些餓了。”說罷,也不要春香扶,徑直往前去了。


                還沒等四姨太回武功遠遠房,張媽便已在門口候著了,一擡眼看見四姨太蓬著頭、濕著衣裳回來,便殷№勤地迎上去,將一件金線繡百花蝶的銀灰色鬥篷披在四姨太身或者也在某一時間段數百年相安無事上,又趕著叫春香打洗澡水。四姨太這才緩出這才坐回馬車一口氣來,還不〖忘保持著姨太太該有的優雅從容。張媽一邊兌著洗澡水,一邊和四姨太閑【聊著。“四奶奶也忙了一天,又淋了雨,想必是撲了風,心口也涼著呢。待會兒→我給奶奶蒸一屜子扁食來吧。”四姨太浸在水裏,隨口答道“陰雨天吃這個未免油膩了,不如叫人送了水晶松糕、蓮子羹來。”張媽依然不問煙火自誇道:“都是我親手搟得面,又勁道又不黏牙。可揉了我一下午的功夫呢,細嫩嫩地像水煮↓豆腐,又通透好看。”“既這麽說,就端來讓我嘗嘗。”


                “四奶奶,今個兒的扁食可花感謝我們費了我好一番功夫,咬在嘴十月無月裏都是一包鮮汁。我曉得奶奶不愛☆就著扁食吃姜蒜一類,嫌味道重。所以我給你配了酸筍,酸香鮮美,也解油膩,您瞧好卐不好?”張媽邊說著,邊拿熱毛巾往四姨太臉上細細地揩著。


                “你自己拿主意吧。”四姨太的臉蒙在熱『毛巾裏,聲音模糊地答道。過了半晌,扁食才ω端了上來。細致的魚戲蓮葉碗,湯雖清出身於天外樓淡卻浮著隔年的桂花香,撒著青〗蔥末。餃子不大不小,正好一口一個,包得嚴◥嚴實實的,從白皮裏泛著奇異的粉色。四姨太不覺贊道好香,張媽連忙遞了個勺子,四姨太便就著張媽的手喝了而這時候已經離去了一口清湯。覺ω 得溫度正合適,便試探地嘗了一口餃子,滾燙的鮮汁立馬從裏面流出來。四⊙姨太哎呦一聲,忙用帕子捂住了嘴,對著痰盂幹嘔了幾聲。好不∮容易緩口氣出來,詫異道:“這肉裏摻孤影歸夢了什麽醬汁,這麽腥膻,怎麽下得去嘴!”張剩下幾個人媽舀了個餃子,送到四姨太嘴顧獨行也是駭然望了過來邊,說道:“四奶奶,你吃的時候,什麽也不用想。有時候不是人挑口味,而是口味挑人ㄨㄨ,這世上的一切哪能都順心如意,合您的胃口呢?只想著以後老爺該有也好好好多疼你,你便吃得一個勁快活自在了。”想著以後,這才是真的。難道以後都要守著幾兩銀子、一盞煤油燈,緊巴巴、空洞洞地過♂日子。想到這裏,四姨太負氣地咬著張媽遞過來的餃子。滿嘴都是腥膻,可肉末又嫩嫩◥地甜,加機緣上酸筍的清爽,也是很」值得吃的。

                張媽是個細心人,每日將這為了傲世而來餃子或蒸或煮、或炸或煎,配上各色小菜,四姨太也不覺得有多麽難下咽了,畢竟自己越來越沒有了時間。老爺已經接連半個多⊙月宿在五姨太那裏,這不五姨太得了臉,剛去新燙了頭發,一身水天感謝一下很多作者碧的短旗袍,越中期發引得老爺笑瞇了眼。說到底,五姨太的口紅,就是比胭脂水粉更著色一些。


                五姨太的房門關上,可木門下〗還是隱約可見一雙白緞子繡花鞋,一堆軟垂在地的衣裙,還有幾件隨意散落的首飾。想象中,五姨太一定』隨性地脫下舊衣服,又換上新緊張問道衣服。老爺一定又在重復那句□話——小心肝兒,最疼你了,穿什麽都好看。


                四姨太能怎準備樣呢,手按著皮膚,略久才能彈得上來,或許還會留著一個白印子。這天下午,四姨太正無聊地轉著扇柄@ 玩,就瞧見張媽提著一個木頭食盒就進來了。小心翼翼地揭開盒蓋,只見一個小巧的家用白碗端端正通道又出現在眼前正地放在盒唯有存有這樣中央。碗中並非是往常吃的餃子,而是晶瑩剔透泛著瑪瑙色類似果凍的東西,燭光照在上面,閃爍出媚人的血紅■色。


                "四奶奶,從前顧著您的口味,所以將那養顏的湯汁混在餃子餡裏,讓您吃下去。現在您也適應了這腥膻▽味,不如就直接飲這養顏湯,更見效果些。"


                "拿過來給我嘗嘗。"四姨太必然會借著一場場端起碗,欲往嘴中送去,可聞著那味道,又露了幾︻分怯意。便拿眼望著張媽,問道:"這血紅色的東西到底是拿什麽做的呀,讓人聞著惡心。"一面又喚春香拿荔枝凍來身板不夠健壯,只見春香捧著一碟荔枝幹踅進來,四姨太詫異道:"怎麽將新鮮的荔枝凍錯拿成荔枝幹?"春香細〇聲道:"今年荔枝貴,統共就買了三簍子,除卻敬祖宗和給大太太的,這剩下的,老爺吩咐全給五姨他看著太。"

                不知不覺間天已暗了下來,半新不舊的簾子輕輕掃過四姨太的臉,連帶著四夏桀汐姨太的臉一陣熱,一陣涼。


                “四奶奶莫要擔心悲痛那是偽裝,這碗養顏湯也喚作’血瓊脂’,您瞧,這顏色多麽鮮美自己是四姨太,憑什麽要放下身段去和五姨太那個狐貍▂精慪氣,更犯不著下作地去哀求老爺。與其讓人看不新起,不如用最積極的方法直覺去拴住老爺的心,也堵住別人的舌頭。


                張媽的餃子果真有用,才吃了一個多月,就年輕了起碼十多▲歲。一點脂粉都不用施,也是艷麗動人的。五姨太又算什麽呢?不過是一只廉價因為在那些遠遠超過瓶頸力量又漏餡的餃子,哪裏經得起長年累月的喜歡。


                天才剛陰,就聽見老爺的青緞子布鞋踏在青石板上的聲音,簾子一挑,四姨太就看見一張含著淡淡笑意的臉。因為剛洗了澡,四姨太只淡淡地敷了些脂粉,穿著件茜素紅的紗裙。直引得老爺挨著四姨太坐◥下來,細細嗅道:“好香,小四真是常看常新。”四姨太嗔怪道:“老爺也不盡數變作了一地屍體知道羞,春香話中滿是對師弟還在這呢。不如先在我這裏用了點心,再打發春香送你到五姨太房裏罷,省得妹妹待▓會兒見不著你,白打扮了一番。”老爺不覺伸手攏過四姨太,“就你生著張促狹嘴,都怪我從前將你寵壞烏雲涼沈沈地嘆了口氣了。難不成真要趕我走,那我二回可就不來了。”四姨太一聽這麽說,就急了,忙伸手扣住老爺的腰,又叫春香將新鮮的葡萄香柚端上來。忙碌間,紗衣便滑落至肩頭,隱約間露出一痕繡牡丹的淺綠裹胸。老爺便順著四︼姨太的腰彎滑下去,伸手撫摸豐膩大腿間的一抹滑潤柔嫩的濕痕,用手指尖往裏試探著進去。四姨太這個世界是復雜也似站立不住的樣子,半推半依地解下蚊從未說過話帳。過了好半晌,才喚春香打熱水進來。

                一連七天,老爺都宿在四姨太房裏。四∮姨太去弄頭發,人人都驚詫這一頭又黑又亮的頭發,便不替她梳發髻,而是燙了大波浪,用一只金絲繞玉鳳看著烏倩倩的發梳松松地挽著。再配上蜜色的唇膏,脫胎換骨地在中秋家宴上搶盡了男人的眼光,也惹得其他姨太太們竊竊私語。“瞧她,戲臺上的狐媚子,贖回大宅門了,還是這樣妖調調的。不◢過老爺就是喜歡,你說她怎麽看著不老呀?”“那還用說,老爺心疼她,給她帶了好脂粉唄。難不成被漏洞鬼附了身。”話雖這樣說著,但姨太太們還是笑吟吟地湊在四姨太身邊說話。


                菜一道道地上╳來了,腥味也蔓延開來。一個個耳語道。


                “今個兒的花肘子湯沒燒到火候嗎?味真正令他恐懼道這麽重,我看還是不要吃了。”


                “可不是,免得老爺聞著嘴裏的味道兩人同時目中發光就不舒暢,不如讓底下人撤了去。”


                花肘子湯雖被撤了,又上了新的雞套鴿,但仍是彌漫著腥味。春香立在四姨♂太身邊,聞到很濃重的腥膻氣,最後連四姨太自己也察覺到了。不知從哪這難度太大了兒冒出來的,血的味道。四鐵塊姨太便離了座,推脫身上不適,要先回房醒酒。一路上,腥味如影相隨,連春香∏都扭曲著臉,一副想吐又不敢吐的模樣。


                四姨太一回到房,就趕緊脫了石榴壽花紋的衣衫,全身浸在洗浴與楚禦座一起桶裏。一疊聲地讓春香把所有的玫瑰花瓣、陳年香草放在水裏,渾身上下俱被粗葛巾細細擦過,泛著通透的粉色。但是只▲要一呼氣,甚至眨動一下眼睛,腥氣都會在周遭彌漫↘。四姨太緊緊抓扯著頭發,把一瓶香水都灑在身上,又不停地嚼著檳榔,只嗆得反國勢龐大胃,但是仍然沒能沖淡腥味。怎麽會這樣?到底是為什麽?四姨太無力地躺在新鋪的紅毯子∑上,全身赤裸著,像一朵委頓著腐爛的花。雖然長得艷麗,但是周遭卻是偷偷發散著腥臭味,哪個男人會願意進入這樣的身體裏?!重新贏得了青春、美麗又怎樣,最終還是輸在△了味道上。

                若是不吃這樣的餃子,老爺一個月總還會來幾次。現在該怎麽←辦呢?怎麽辦!四姨太蜷縮著身子,無限地淒惶,就像子宮裏一團蠕動悚然動容的模糊的肉。餃眾人以為他仍然要落在熊子裏也是這樣的肉,一個又一個像老鼠、小貓大小的嬰胎,手腳都緊巴巴地縮著,夾雜著渾濁↑的血絲,在張媽的菜刀下紅艷艷的,泛著亮晶晶的顏色。和青菜末攪拌在一起,用珍珠粉細細地捏榮倫著,濕膩膩的。一定是它們散發出來的血腥味,滲透在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裏。


                血的々甜腥味越來越重了,四姨太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喊叫著讓張媽把餃子端進來,就像一只∞嗜血的蚊蠅見到新鮮的屍體,亦或是一朵總要吞去尋找九劫劍肉的食人花。四姨太的每一寸肌膚似乎都在往外流著看不見的血涎,新鮮的,還散發著溫熱一下插在了兩個人的腥氣。


                “嗖”的一聲,四姨太對著落地的穿衣鏡,伸出舌頭舔舐著鏡子裏的自己,似乎要把所有的血涎吞到肚子裏去。

                閉著眼睛,又是老爺不來的黑☆夜,該是好好享受這碗餃子的時候了,說不定老爺明天會重新給自己買兩副紅寶石耳墜子。



                文(原創):蕉下客

                版權歸作雙目清冷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