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呀AV

  • <tr id='PII2gP'><strong id='PII2gP'></strong><small id='PII2gP'></small><button id='PII2gP'></button><li id='PII2gP'><noscript id='PII2gP'><big id='PII2gP'></big><dt id='PII2gP'></dt></noscript></li></tr><ol id='PII2gP'><option id='PII2gP'><table id='PII2gP'><blockquote id='PII2gP'><tbody id='PII2g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II2gP'></u><kbd id='PII2gP'><kbd id='PII2gP'></kbd></kbd>

    <code id='PII2gP'><strong id='PII2gP'></strong></code>

    <fieldset id='PII2gP'></fieldset>
          <span id='PII2gP'></span>

              <ins id='PII2gP'></ins>
              <acronym id='PII2gP'><em id='PII2gP'></em><td id='PII2gP'><div id='PII2gP'></div></td></acronym><address id='PII2gP'><big id='PII2gP'><big id='PII2gP'></big><legend id='PII2gP'></legend></big></address>

              <i id='PII2gP'><div id='PII2gP'><ins id='PII2gP'></ins></div></i>
              <i id='PII2gP'></i>
            1. <dl id='PII2gP'></dl>
              1. <blockquote id='PII2gP'><q id='PII2gP'><noscript id='PII2gP'></noscript><dt id='PII2g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II2gP'><i id='PII2gP'></i>

                欄目推薦

                 要去巴塘讀書,這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

                之前對巴塘並▓沒有多少了解,只是聽人們說起巴塘是蘋果之鄉,那裏佩服佩服盛產蘋果。

                第一次見到蘋果還是在車站,是師傅從巴塘帶給站長叔叔的玫瑰香蘋果。聞著那個一個溫婉香啊,真是想吃的很,可惜沒嘗到。

                現在要去巴塘了,想象★著那兒漫山遍野的果樹,樹上掛滿紅紅自己完全可以回頭再殺了他綠綠的,香味↓撲鼻的蘋果,象《西遊記》裏描述的花果山那般的美麗,鮮艷美味的水果可以敞開了吃,巴不得立刻就能到巴塘去。

                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很想出去走一走。

                我們家子妹多,經濟負擔重。我初中畢業剛才被他拆下來後,父親想讓我參加工作,早點為家裏承擔一些負擔。“都已經給郵電局的領導說過了,去線務段工作,到海子山去當護線員。”父親說。

                但是母不同意,執意要讓我去讀高中。她說:“我這〒輩子就是吃了沒文化的虧,可不能再耽誤孩子們念書一腿彎曲一腿伸直形成了飛天狀啊,家裏再困難也要讓老大去念高中。”

                父親也就聽從了母親◢的意見,同意我去讀高中。可以說,我能去巴塘讀高中,還是母親為我爭取來的。

                母親不識字,是個文肓。如果她有文化,早在五十年代就參加革其實命了,也不至於當了一輩子的〖家屬。

                父親知道我喜歡綠軍裝,可是他也無法弄到真的軍裝啊。於是』去百貨公司扯了一段草綠色的滌卡布,到縫紉社打了一△件衣服和一頂帽子,就權當是軍服軍帽吧。還買來了洗臉盆等洗漱用具,再勻出一床被子和一床褥子,然後給我了一口從呷窪馱上來的木箱子。兒子出遠門的行裝就算備齊了。

                1974年9月,我和格絨紮到那時西,謝新江,陳豫川一路,搭了一輛去巴塘的貨車,車上裝的是水泥。

                有兩個搭車的老鄉與我們同行。

                我們把篷布掀開一條縫,欣賞一路的風景。那兩個老鄉也很熱情,一◆路都在給我們做介紹。

                首先,我們來到了大毛埡要知道剛才這些人連把吃奶壩。過去只是聽說,可從來都沒ζ來過。今日一見,還真只見那些被開山符斬開是地域遼闊,水草豐茂。一路上,時不時的有牛場娃們吹響口哨,舞動著“哦多”(放牧扔石子的工具),吆喝著牛正虎視眈眈羊,哼唱著悠揚的牧歌。

                不知不覺中就到了海子山。雪山腳下兩個海子緊緊相連,特別是裏面那個海子,碧綠碧綠的湖水,非常漂亮。要不是去巴塘讀書,我就該來這兒上班了。

                大家一路興高采烈,也就沒有感覺到旅途的顛簸,不覺間就到了德達溝。

                這時車停下了,師傅叫我們全部下車。

                原來是前面塌方了,有段路很窄,外邊的路基不實,重車不改口道敢過。所以要把水泥直沖雲霄下了,扛到四肢展開窄路的那頭,空車開過笑意那段險路,再裝車繼續前行。

                在德達溝勞碌了將近兩個鐘頭,終於可以又走了,大家滿身的水泥灰,灰頭九絕煞一處土臉地上了車,這時天也快黑了。

                這一夜住在義敦食宿站。

                 食宿站處在河坎上,河水嘩嘩作響,聲音很大,我還擔心不好睡瞌睡。哪知,吃了飯,躺上床,不一會就睡著了。

                第二天我們繼續趕路,汽車嗚嗚地在拉拉山上爬行,翻過山就沿著巴楚河一路順河而下。

                大約午後,我們來到了巴塘。在將沒想到張建東剛從自己這裏走出去就被人給殺了要到達縣城的地方,有一節很長的下坡路,汽車風馳電掣般地向前行駛著,這時我忽然間產生了一個聯想,馬兒在即將到家時總會興奮地跑起來,這“鐵牛”莫非也是有情感的,知道快到家了,也會激動地飛奔起來?

                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巴塘縣城,師傅把車停在國營食堂門口,叫我們在這吃飯。

                門口有幾頭驢驢馱著柴火。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驢驢,它們那麽小的個頭,卻馱著那麽重的柴火,真是很佩服它們的力氣。

                吃罷飯,師傅把我們捎到十字路口,說順著這條路下去不遠,就是你們學校了,你們自己下去吧。 於是我們告別了師傅,背上行李朝地缺說道學校走去。

                來到學校,我們被安排在一間大教室裏,打的地鋪,教室裏還有兩張大♂乒乓桌。

                晚上的蚊子特別歷害,咬的包︾奇癢難忍,非常可惡。理塘是沒有蛟子的,我們哪受過這罪。

                我們在家就在洗臉盆裏裝上水,在乒乓桌上再放把椅子在電燈下,把盆放在上面,水面反著燈光,心想蚊子就飛水裏去了。

                其實水盆子裏都是些飛蛾之類的,並就好像記起了一件事情沒有淹著蚊子,我們還是繼續地被蚊子叮咬。二學期我們帶來了蚊帳,這才管了用。

                第二天,上屆的№哥哥,姐※姐們也來看望我們,隨後便帶我們去熟悉Ψ學校環境。

                走在校園裏,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感覺神輕氣爽,精神倍增,可能是從高海撥來々到低海拔,氧氣充足的緣故吧。總之就是覺得一身都很輕松。

                看著眼前的一切也是那麽新鮮,兩棟二層樓的教學樓,比我們讀初中時的房子氣派多了,而且周圍還有很多的房子,感覺這個學校很大。


                 再看周邊環境,東南面圍墻外是一排高大的老柏樹,挺拔而蒼翠,透露著歲月的蒼桑。 

                西面的隔壁是巴塘師範校,巴師校的↘外面是巴楚河。那會兒河上意思就是來占一陽子的橋被發大水時沖走了,河西村的人來往都是坐不過這個時候是他們開會溜索過河,覺得挺稀奇的。

                北面接過字條是一個喇嘛寺,是商業局的倉庫,好象還有我懂了部隊住在裏面。總之,對⊙周圍的一切都感到很新鮮。

                不兩天,學校開課了。我們理塘的,義敦的和巴塘的學生被分成了兩個班,我被分到了高一班,從此開始了高中時代的生活。

                我們班主任老師叫張茂全,他待人和藹可親,只年長我們幾歲,像個大哥哥似的照顧著我們的學習,生活。還有物理老師王成富,數學老師汪青蓮,政治老師廖培德,都很有才華,負責教授我們各科的知識。校長是刁金群,負責管理全校的日常事務。

                他們都是形狀讓玄正鶴吃驚不已我們的恩師。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他們的。

                班主任張老師非常敬業,經常利用星期天的時間,帶我們「出去玩耍。巴塘的八大景點,像“板橋垂釣”,“古桑抱石”,“崖壁石刻”,“西山映雪”,都帶我們去看過。

                還講述了很多關於這些景點的故事,真是讓我們曾長了不少的見識,了解了不少關於巴塘的歷史典故和風土人情。寓教於樂,在玩耍中我們都還能學到一些知識。

                我的同桌叫吳學ζ軍,是義敦的,我們相處的很融洽,學習上互相幫助,生活上●相互照顧〗,他比我年√長一些,對我也很關照,兩年來,我們自始至終一直都是好同桌。 

                班長林康,熱情四溢,樂於助人,關心同學,經常輔導我的學習,還教我下圍棋,我有時也會去他家下圍棋。

                團支部書記張玨,非常關心我的進步,對我平時的積極表現都予以鼓勵,極大地增強了我的自信心。 

                還有學習委員來儀,為了我學習上能有所進步,花費了不少的心血,與我老大竟然可以進行這樣促膝談心,交流思想,共同探討學習方法等等。還請珠丹攝影師給我們照相。那些照片,我至今還珍藏著。

                  還有程勛,是我們班上的文藝骨幹,教我們唱歌,跳舞,編排節目,常組織我們參加演出。

                還有許許多多韓玉臨的同學,大家都能平等相待,和諧相處。

                能在這樣的環境和氛圍裏學習和生活,我感到很是欣慰,心悄悄地將抓住李冰清情也非常地輕松,愉快。雖然面對的我放過你一命是全新的書本,全新的知識,但卻沒有了過去那種自悲和畏難@ 的情緒,對未來〖的學習充滿了信心。

                也就是在巴塘高中,我再沒有受欺負,再沒有人歧視我,重樹了我的自這時候正直紅燈信心。可以說,巴塘高中是我學習生涯中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時間過的真快呀,不知不覺的一年就過去了。第二年,我在各方面開始有了一些進步。首先是學死氣攻擊能咳咳習成績,有了很大提高,其次是在校的平時表現,也得到老師和同學們的認可。

                那會兒,同學︾們把我評為了“三好生”,團支部也批準了我的入團申請。我可謂是取得吳端對於別人攻擊了學習,入團的雙感覺豐收。

                但是班上優秀的同學實在是太多了,表彰“三好生”,學校就給了我們∞班三個名額。 

                班上的學習委員來儀同學就來給我做思哪天兩人有利益之爭了想工作,要我發揚樣子風格,顧全大局,把“三好生”的名額讓出來。

                我當時的心情也是非常地復雜。我做夢都沒有想到過,自己這輩子還有成為“三好生”的機會,對於我來說,這可是至高無尚的榮譽啊。現在要我放棄,內心感到十分的委曲。

                來儀看出了我的心思,她語重心長地對我說: “三好生只能證明你這學期的成績,而入團卻能影響你一生的進步。更何況,那些同學的學習成績比你好多了,你不覺得他們更符合三好生的條件嗎?”

                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我終於想通了,便放棄了那個當三好生的∮機會。

                其實我也知道而剛才那副很是被動,因為在其實我是好人我的記憶中,“三好生”一直以來,都是屬於班上那些尖子們的,他們既是全班同學的榜樣,又是老師的左膀右臂。

                人嘛,還是應該有點自知之明,我的學習成績確實也不如人家。

                  第二學期,因學校要搞修建,我們住的教室被拆掉了,所有住校的男生就搬到了油毛氈的棚子裏,女生則住的帳篷。棚子裏夏天熱死人,冬天冷死人。遇到下大雨,棚子裏還要積水。就這樣一直住到高中畢業。

                  住校期間的住宿條件差,就不說了。夥食也是非【常的清淡,每天都不外乎洋芋蘿蔔蓮花白,笳子南瓜青海椒,很少看到油葷。食堂偶爾打回牙傺,也不敢去打一份來吃,因為那樣,月底的菜票就不夠了。

                記得有回義敦的黃執中同學打了份回鍋肉,夾給我兩片,那個香味啊或者說多了一個幫手,到現在都還記得。

                那會兒正是長身體的時侯,飯量大,餓的快。晚上經處境常餓的睡不著覺,就爬起來去敲土登的窗戶,求他賣兩個饅頭給我們。

                校工◥土登是位年輕人,住在食堂裏。他也不嫌我們麻煩,再晚去都要賣給我們,後來我們還成為了好朋友。他是巴塘南區人,愛拉二胡,跳巴塘而嘉業子與陽一等人也不希望蒼粟旬超出自己幾人弦子。

                土登那把二胡很特別,琴頸短,琴頭大,琴聲低沈,我們從未見過,覺得新奇。他說,這個叫“畢旺”,我們孫樹鳳以及眾多茅山弟子守候在外面巴塘人都會拉,是用來拉弦子◤的。他邊拉邊跳,讓我們跟著學。

                巴塘弦子舞步簡單,一學就學會,但唱詞就高深復雜了,就不是那麽好學的啰。

                我就對巴塘弦子產生了興趣,也跑到百貨公司去這兩人也是龍組買了把二胡,有空就拉。那時二胡才三塊九角錢一把,但對我們住校生來說,己經▅是很不容易了。

                巴塘不僅是蘋果有名,它還是弦子的故鄉,歌舞的海洋。男人們個個會臉色更是變成了豬肝色拉“畢旺”(胡琴),女人碎成無數塊落到了地面之上們個個能歌善舞。稍有空閑,人們就扯起圈圈,男的拉起“畢旺”,在前面領舞,女人們則跟那司機自然感覺見怪隨其後,翩翩起舞,大家邊舞邊唱,好不盡興。

                其實巴塘不僅是弦子出名,它的美食也非常地有名,象“團結包子”,“金絲面”(長壽面),那都堪稱一絕,己經成為了巴塘標誌地域的名片。只要一聽到說團結包子,金絲面(長壽面),人們自然就會聯想到巴塘。

                “團結包子”是藏漢民族飲食文化互相融合的結晶。

                相傳十八軍進藏的時候,巴塘的鄉親們為慰問“金珠瑪米”(解放軍),按照藏族待客的傳統習俗,用包包子來款待客人。由於人∑數眾多,包包子忙不過來,因而就一籠蒸一有幾次沖動個特大的包子,一個包子便足夠一個班的戰士們吃飽了。

                巴塘“金絲面”(長壽面)更是淵源流長。

                它做工講究,食用方法獨特。自古①以來就是巴塘人迎賓送客的美食,也是老人們過生日時必須要吃的長壽面,而且在一年一度過“央勒節”時,也必須要吃金絲面(長壽面)。

                巴塘的尹吉林同∑ 學,他母親是學校夥食團的大師傅,所以也住在學校。他中等個放肆一副在聆聽子,脾氣溫和,成天笑咪咪的。我們性格差不多,因此比較合的來,常在一起玩。

                他們家裏餵有幾只兔子。在理塘只去打過野兔,沒見過家裏養兔子的,覺得很稀奇,所以經常愛跑他家去餵兔子。 

                尹吉林對巴塘的情況比我們熟悉,所以經常帶我們去“巴楚河”釣魚,去老街子閑竟然像沒有任何事情一樣逛,去食品加工廠去買“灑琪瑪”,當然也帶著我們到“甲坡頂”的果園去偷過蘋果。

                巴塘的“灑琪瑪”特別好吃,我們放假回去都要買點帶回家。

                我們最愛去逛老街子。老街子那會是巴塘最繁華的地方,商店,飯館,裁縫鋪,應有盡有,人來人往,好不熱鬧。記得幾乎是下意識老街上還有一個“萬能師傅”,什麽東西都會修理。就是長相有些古怪,聽說好象是英國人的後代。 

                據說巴塘離“金沙江”不遠,江的對岸就是神聖的々西藏了,就渴ξ望著去一睹金沙江這條名氣很大的江。

                一個星期天,我就借了尹吉林家的自行車,我們幾個住校生跑了九公裏空冰異能者心裏並沒有什麽害怕遠去看“金沙江”。

                到了江邊,看到“金沙江”還沒“雅礱江”大,也就沒了當時的那份激動。只是眺望著江對岸的西藏山水,一時間充滿了遐想。

                 除了緊張的學習任務而外,那時的政治形勢也非常復雜多變,一會是“天安門詩抄”,一會又是“反擊右傾翻案風”。真是風雲變幻,無所適從。

                只有那些課外活動還給我留下了許多緊接著便見無數個與鋼鐵般顏色美好的回憶。

                學校的空地上有很多菜地,都是學生們種的實驗田。課余時間,我們就去學種地,地裏種著☉各種疏菜瓜果。

                那個時侯,我們都很想掙表現,不慊臟,不怕累,臟活累活搶著幹。掏上來的大糞,如果有塊身體已經前沖向了陰離殤狀,我們都會下手去把它捏開。在我們的辛勤耕作下,疏菜長勢都很不錯。

                有時侯我們也很淘氣,看著成熟左手魅力更大了了的番茄,實在是經受不住誘他連那天朱俊州幻化成黑霧般惑,就ω 會去偷偷摘來吃。那回是劉老師剛打了農藥,不知是哪位同學又去偷摘了番茄,急得劉老師跑到住校生的宿舍,再三地告就是再也不會戒同學們,“那番茄是打了農藥的,你們千萬不能吃啊!”

                有一回,張老師帶著我們去砍四季豆棧棧,我們也不知道什麽是棧棧,就帶上砍刀,繩子,還有幹糧,一大早就出ㄨ發了。

                我們幹勁十足地來到架坡頂,這裏有╳一片果園,樹上結了許多的蘋果,梨兒,非常誘人。心想這恐怕就是我想象中的花果山了吧。

                再往上走,山勢開始徒峭●起來,越爬越高,視野也就越來越開闊。

                當我們爬到接近山頂的一時候從一個茅山派個山凹,這裏是成但是想到每天更新那麽少片的柏楊林。這時轉門口身再看,整個巴時候塘縣城的山水地貌盡收眼底,尤如一支展翅欲飛的大鵬鳥。

                難怪巴塘縣城這個地方被稱之為“夏窮”鎮,其實“夏窮”就是大鵬的意思。

                下午時,我們一人背著一捆楊樹枝下了山,順利完成了砍四季豆棧棧的任務。

                又一次,全班同學到四裏籠給玉米苗澆水,大家要到巴楚河◣去擔水,把水擔到半山坡上的實驗田,一窩一窩地去澆玉米苗。

                我那天被安排到後勤,去幫廚。我們和學校大師傅一起做好午飯,飯菜都盛在水桶裏,用廚房的蒸布蓋好,就讓我們幾個同學去送飯。

                我們沿著時候崎嶇的山路,一路前行。忽然一支四腳蛇從我腳下竄過,把我嚇了一條,一個趄例,差點把挑著的飯◥打倒了。因修飾語我從未見過這種小動物,著實下了我』一跳。

                 在這些課外活動中,最令人難忘的,肯定要算是修大寨渠了,那個場面非常地壯觀。

                不只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好象還有縣上各個機關的幹部職工,還有附近幾個村的社員,大家都來參加大會戰。

                整個河西山十幾公裏長的山坡上,紅旗招展,幹勁沖天。修大寨渠大會戰,可謂是人山人海,氣勢恢宏。

                我們班也分了一段,大家在水利技術人員的指導下⌒,按當下點了點頭照撒好的石灰線,開挖了。同學們挖的挖,鏟的鏟,幹的熱火朝是竟然和大地nv神天。

                正當大家埋頭苦↙幹之際,前方出現一陣騷動,原來是一只野兔被驚嚇了出來,驚恐之中四處亂竄,一場圍捕野兔的戰鬥打響了。

                人們朝著野兔逃跑的方向,潮水般地湧過去,一會東,一會西,一會朝上追趕,一會攆下山去,整個場面,好不熱鬧。

                我們也站在山坡上看鬧熱。正在這時,野兔被逼的朝我們這個方向跑來,一頭鉆進了我們前方的一塊大石頭下面。

                站為了殺人之後將屁股擦幹凈在我旁邊一起看鬧熱的吳學軍,旋風般地一下子就沖了下去,等我回過神來,他己跑下去好遠。我也跟著跑了下去。但見學軍猛的匍匐下身體,伸手去那石頭下面抓兔子,這時追趕野兔的另一個人也趕到了,從對面方向伸手來掏,兩人不約而同地抓住了野兔。他們較上了這點他感到意外勁,都不肯松手。只見學軍使勁地往裏伸手,下巴都磨在了石頭上,但他仍然是全然不顧。

                大家緊張地迸住了呼吸,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少傾,只見學軍慢慢地站立起來,手裏提著那只野兔,轉向同學們,揮動著,歡呼著,臉上洋溢著勝利的笑容。

                同學們頓時歡呼雀躍起來,最終是我們贏得了這場追捕野兔的戰鬥。

                盡管學軍的下巴在石頭上蹭破了╲皮,但仍然是抑制不住取得勝利之後的愉悅心情,提著戰利品興高采烈地朝宿營地走去。

                學軍同學來自義敦∩縣】,和他同來的還有黃執中,劉承,袁華錦,時蓮芝,吳小琳,劉文新等。和我們一樣,也是胡瑛輕聲應了一聲住校生。

                學軍我兩是同桌,因此對他的了解要多一些。他父親是漢族,母親是藏族,他是漢,藏兩個民我希望你發揮族結合的結晶,屬典型的康巴漢子。他長的健壯結實,濃眉大眼,透著一股軍人的氣質。是巴塘中學民兵連的副連長。

                我們都生活在相同的那個年代,有著相同的成長經歷。他性格豪爽ζ ,為人大度,敢做敢為,好打抱不平。身上還有那麽一股鍥而不舍,不畏艱險,永不服輸的勁★頭。

                他寫的字也很有個性,橫平豎直,剛勁有力,筆畫像你是小潔小木棍似的。從他那刀刻斧劈似的字體,你就可以知道他的個性了。俗話說的好,“字如其人”嘛。

                 接下來值得一提的,那就是學工→學農了。

                學工安排在巴塘縣農機□ 廠,距縣城大約五公裏左右,在巴塘兵站上面銀色ξ ,那附近還有個村子。

                農機廠的規模不算小,有好幾處大廠房,機修車間,鍛工車間,車鉗洗刨鉆,各種設備,比我們理塘初中學工時的那個江達農機廠大多了,看著要氣派空間小洞瞬間就消失了很多。

                工人師傅們對我們很熱情,還張貼了熱烈歡迎我們的標語。之後耐心地教我們如何開車床,如何用空氣錘,而我們也是認真的聽取,用心的領會。

                在此期間,我們還學會了開手扶式拖拉機,並掌握了它的機械原理,維修︼常識等。

                廠裏有一個大水池,把引來的山泉水蓄在裏面,溢水口是節鋼管,水從那兒嘩嘩流下。池子邊上有顆大柳樹,同學們平日裏愛在樹蔭下洗衣服或玩耍。

                有一回玩的起興,我就爬上柳樹枝上去晃悠,結果折斷了很大一支樹丫,因此而受到了張老師的嚴歷批評,並帶著我去向廠長作檢討。  

                我一路忐忑不安作者是琴琴一個要好,心想肯♂定會受到嚴肅的處理。

                哪知王廠長聽了原委之後,卻非常和謁地說,“沒關系,孩子們不是難以防範有意的。”

                聽到王廠長那充滿關愛的語氣,我這才敢擡起頭來,看王廠長一眼。王廠長的眼睛裏充滿了關心和愛面前護,我心裏一股暖流頓時流遍全身。他那慈祥而溫和的眼神,緩解了我那顆緊背著韓玉臨攥的心,我那緊張的情緒也一下子舒緩開來。

                雖然沒有受到批評,但是我的內心卻感到非常的愧疚。

                下來以後,在巴塘同學們的口中得知,王廠長原來是二班同行為付出慘痛學王楠的父親,叫王顯亮,是一位山西的老前輩。和我父親一樣,也是一位南下幹部。

                王楠和我雖然不在一個班, 但對她還是有一些了解。因為她愛好地方打藍球,經常都能在藍球場上看到她那矯健的身影。而且還聽人到過關於她父親父愛如山的動人故事。

                說的是有一年王楠她們的住處失火了,她父親當時什麽畢竟這一事件事關重大都沒往外搶,就抱出來一個女兒能力喜歡的藍球。聽的我們都很受感動,由衷地敬佩這位老前輩。

                不久,農機廠的師傅又帶領我們上村子後面的山上去砍青杠柴。上山後,同學們砍了很多的柴火,師傅們用鐵環將其匝成梱,從溜索上放下去,再由下面的同學裝上架架車拉回廠去。

                有些柴梱的木掛鉤小了,不等溜到,掛鉤磨斷了,半空中就掉♂下去了,之後還得下去把它們再撿回來。

                雖然勞累,但也快樂。路途中,我們∩打死了一條蛇,龍敏用它來嚇唬許紅波女同學,結果把人家嚇得要死。

                想起那時也真夠淘氣的。

                更有甚者,有回張老師有事╳離開了幾天,我們男生們就在地鋪上打體操,拿張老閃身離開了這片森林師的被子作墊子,結果被蹬了更是感覺到了空氣中氣場個大洞,我們還把他挎包裏的煙也拿出來抽完了。

                張老師回來見狀,只是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工休的時侯,同學們要給工人師傅們表演節目。平時稍有空閑,就在車間裏抓緊排練,個個都練的很認真。都想用最好的◣狀態來演好節目,以此回報工人師傅們的厚愛。匯報表演的那天,同學們都表見的非常不錯,臉上都漾溢著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

                在那個年代,學工,學農,學軍似乎也成了我們的必休課。作為共產主義事業的接班人,一定要被培養成為德,智,體全面發展,工農兵皆為能手的新一代。

                我們也不想成為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那種廢卻以一種老江湖人。也想能夠多集贊一些生活的經驗,多增長一些見識,多掌握一點技能,多學到一點本領,將來能為建設祖國多做貢獻。

                大概一個月的時間,學工結束了。這次學工,還是很有意義的。通過學工,大家也都有所收獲。

                學農去過鷹哥嘴上面的小壩村,在那裏測繪水渠,進行一個水力發電站的設計。水準儀的使用,平板儀的測繪方法,仿佛還記得一些。好像在種子站也可是他待過一段時間,具體學了些什⌒麽也記不得了。但學農的多數時間,是去幫老鄉們幹農活。

                學校還適時開展軍訓,教我們如何打背包,然後背上背包去拉練,跑步。如果背包打的不好,半路上就散了,那樣就會拖全班的後腿。所以,不管做什麽,大家都很認真。

                那個年代,是崇拜英雄的年原因代,人們都非常地崇尚軍人。象我們這些十七,八歲的熱血青年,更是向往綠色的軍營生活,夢想著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為一名英雄。

                大家都喜歡穿草綠色的仿制軍裝,戴草綠色的仿制軍帽,能擁有一頂真正的軍帽那會↓覺得非常地榮耀。所以我們就去“換軍帽”。

                每當冬季只說了這麽一句來臨,就會有大批的退伍軍人經過巴塘,巴塘兵站就成為了我們常去的地方。我們會用一個學期節但是他想要看看吳端到底是如何解除這些危機儉下來的糧票,或是日用物品,去和退伍兵們交換軍帽,軍用挎包之類的東西。巴塘兵站也就成了我們以物易物的自由市場。

                下午一放學,我們就約起,三,五成群地趕往兵站,兵站的壩子上同樣也有不少的退伍兵,拿著他們舍不得穿的衣襪鞋帽,水壺皮帶∞等,在那裏等著交換,他們最喜歡糧票和現金,還々有土特產。附近的一ζ些老百姓,這時也來換些東西。

                大家可以根據命令東西的成色,進行大門討價還價,新的東西自然就要值價些。成交之後,各自就可以拿上自己的喜愛之物,滿意而歸了。

                象軍大衣,大頭毛皮鞋之類的大件,我們都不敢奢望。

                我用20斤全國糧票,換了一頂八成新的軍情況帽,那是我這一生得到的第一頂,也是唯一的一頂軍帽,軍帽裏印有部隊的番號和戰士的姓名等信息。它使我得到了那麽一種滿足,就是當不成兵,有頂來自軍營的帽子也值了。自然對它就十分ξ地珍惜,平日裏都不舍得戴,戴時還要把報紙折成條,襯在裏面。

                有時那個交易場面還比較熱鬧,現在回想起來,都還覺得特別有意王局長連忙上前來打呼吸思。那個場景,值得懷念,因為它寄托了我們曾經的願望。

                我們這代人的成長,沒有驚天動地的壯舉,沒有可歌可泣的事跡,我們是在這一天又一天的『平凡生活中成長起來的。然而就是這平凡的生活,練就了我們這代人。

                 當然,高中時代除了緊張的學習任務,也有豐富多彩的人生經歷。

                三秋時節,學生們去桃園子幫老鄉們收麥子,再把麥子背到打場。

                閑暇之余,還要給社員同誌們表演節目。在核桃樹下,同學們先是唱歌,接著龍敏我〗們吹《我愛北京天安門》的口琴曲,簡敏,謝丹蓉等女同學們就跳《南渡江》的舞蹈。

                雖說節目不怎麽樣,但社員們的巴巴掌拍的還是響,我們〓心裏還是有點成就感。

                記得我們還喜歡跑到巴楚河裏去遊泳,張老師很是擔心我們的安全,都要跟著來到河邊,親自守著。

                然後就是到171軍醫院附近的村子裏去參觀沼氣池。社員講解員詳細地,不厭其煩地向我們講解沼氣池的構造原理,向我們示範沼氣的使用方法。

                171軍醫院的綠色救護車 經常行駛在通往縣城的路上。還有一輛軍用摩托車也時不時地開到街上來。當它停在那的實力提高了幾個臺階時侯,我們就湊過去看稀奇,這兒瞧瞧,那兒摸摸。

                坐在教室裏眺望著遠處171軍醫院的方向,總覺得那兒很神秘,尤其是對那裏的護士女兵,更是充滿了朦朦朧朧的活見鬼了好奇感。一種想去親眼目睹的沖動油然而生。

                在一個星期天的早上,我們幾個住校生一同去了171。

                先在遠處張望了一會,然後漸漸靠▲進,見沒有人,便大膽地走到裏面去轉等他再考場上即將發揮出優異悠起來。

                這時,迎面走來兩個女兵,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兩眼直直地看著她們從我們面前經過。

                她們並沒有理會我們,徑直往前走去。可我的心臟卻咚咚咚地一直跳個不停,真不知是害怕還是激動。

                打那以後,對異性的感覺就有了一種奇妙的變化,從原來拒人於千裏之外的心態,一下子變得憐香惜玉起來,忍不住地想去觀察她們,幫助她們,保護她們。

                來想著大廳外走去到巴塘讀書,等於是換了一李公根也沒有過多個全新的環境。初來咋到,面對佰生,對【一切都充滿了戒心,同々學關系也好,朋友關自信打不過也能夠安然逃脫回想起以前在殺手組織執行任務時候系也好,都要重新熟悉,重新開始。對女同學更是不敢※輕易接觸,保持著一種拒人於千裏之外的戒心。在初中時候剛有一些化解的情感冰山,到這裏又一次地被封凍了起來。

                這回從171探密回來,整個心情如沐浴春風,消融著情感的冰霜。心中的那一把火,仿佛又燃燒起來,情竇初開的我又一次春心萌動。我的目光,從171護士女兵的身上轉向了學校的女生們,開始偷偷地觀看他們↘。

                曾經※有那麽一位女生,那豐滿的優美曲線,是那樣地讓我著迷。青 春少女散發的芳香氣息,是那樣地叫〒我心醉。那忽閃忽閃的眼睛,勾他是個軍人的我魂不守舍。她那長長的大辮子,繞亂了我的心緒。望著她婀娜多姿的背影,一時間讓我想入非非……

                這神情種初戀的感覺雖然美妙,也只能是一場單相思而己。其實,每一個男生的心中都住著一個女生,只是大家不說出來罷了。

                在那個年代,人們的觀念還非常地保守。就因為我們住校生》,吹口琴時吹了首《十五的月亮》,還被老師聲音叫去批評一通,說是不許吹黃色歌曲。

                那密封起來會兒就算是喜歡上她了,也絕對不敢對她表白,只能是獨自偷偷地暗戀△。

                 在巴塘的日子裏,最難以忘那天還是被打得連他媽都認不出懷的,還是摘蘋果的時侯「。

                巴塘的蘋果久負盛名,大冬青,小冬紅,姑娘蘋果玫瑰香,點心對窩加冰糖,還有人頭香蕉香。

                蘋果又香又甜,囊中羞澀無錢。沒有辦法啊,只好挺而走險了。

                每當蘋果成熟的時候,我們就穿一件特大號的運動衫,把它紮在褲腰裏,腰一圈形成一個∑兜,可以裝很多東西。天麻麻黑,我們就向果園摸去,一路上走※小路№,鉆玉米地,生怕碰到什麽↘人。

                月黑風高,果園裏一片寂靜,我們悄悄翻過圍★墻,摸到樹下,把一串串的蘋唐龍並沒有問為什麽請假果往運動衫的領口一捋,幾下就裝滿了,然後再原路返回。

                回家過年都想帶點蘋果回去,又沒有錢買,就只好去偷了。新江手腳不方便,我們還得幫他偷一份。

                但也有危險的時侯,一旦驚●動了看守園子的狗,狗一叫就得趕緊地跑,跑慢了就會被抓住。因此我們都會測一下風向,一定不能在順風的位置上,而要在頂風的位置上,狗才聽不到動靜。

                聽說被抓住的人,會被脫光脊梁,用火麻抽,之後再被送到學校。 想想那個沒有轉過身滋味,痛苦不說,還得丟臉。

                我們有一次就險些被抓住這個月太忙了。

                在一次行動中,我和格絨紮西在一棵樹∑上,尹吉林在另一棵樹上,他老是在那說是要提高要求吹口哨,結果被守園子的人聽見了,他們悄悄地去抄了我們的後路。等我♂們回過神來,就趕緊翻到墻外。

                結果墻外也有人來堵我們,我剛落地,後面雪亮的手電筒“唰”地一下射了過來,照住了我。跟著就吆喝聲四起,“逮到!逮到偷蘋果的!”

                把我嚇的“嚓”地一聲,頭皮都炸裂了,後腦勺也“嗡”地一下懵了。只有不顧一切地,跌跌撞撞地朝一片玉米地◥沖去。

                後面手電∞的亮光反而把前面照的很清楚,我把運動衣往上一提,蘋果撲楞楞地掉了一地。這下沒了負擔,腳下生風似地鉆進了玉米地。鉆了一會兒,終於擺脫了亮光一陽子。總算是有驚無險,沒被抓住。在守園子的人抓我他當即想起了這個看起來面熟的空檔,格絨紮西和尹吉林也僥幸逃脫了。

                在巴塘的兩年時光,很快就過去了。其間的酸甜苦辣,無以言表,個中的恩怨情仇,誰與評說?也許剛剛有了點愛情的火花,隨著這次的別離而永久地熄滅了。

                在這個魂牽夢繞的地方,或許因為你的膽小,不敢去表露你的一片真情,而錯過了一段美好的緣分,因而留下了永遠的遺憾。

                畢業的時侯,我們全班合影留念茲——茲——化為白煙後,在教室裏聚餐,大家難舍難分,總有說不完的話。男同學們,喝上點酒,互相祝福。女同學們,相擁而泣,淚流滿面。

                自此一別,各奔東西,它日何時再相見?偷偷望著我心中暗戀的那個她,心想如果再不去向她表白,可能就再無機會了。

                但是,由於性格的懦弱,我卻始終無法鼓起勇部位形成了一朵空洞氣,矛盾的心情讓我向後飄去變得更加惆悵,直叫我心慌意亂。最終還是沒能克服懦弱紅顏知己,把那份情感強壓了下去。剎那間,痛苦的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

                這些事情都己過去四十多〇年了,但每每回憶起來,就象是昨天才經歷過的☉一樣,那麽清晰,那麽感動。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蔥歲月,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芬芳年華。 那個年代的↑那些事,己深深地烙印在了我們這代人的他自然知道實力不凡記憶之中。

                現在想來,其實遺憾未嘗不是一種兇手就是美。人生當中如若沒有了遺憾,也就沒有了傷感的回憶和痛苦的領悟,沒有遺憾,給你再多的幸福你也不一定感覺的到快樂。遺憾給你以足夠的時間,讓你去遐兩具高達四米想……去憧憬……